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51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家教、雲綱】強行上床

微慎入,請注意 *** 病了,病了,真的病了。 心臟有問題、呼吸不順暢…… 為什麼、為什麼阿……? 草食動物是如此令人傾心、令人心動。 無法控制的、好愛好愛他。 無法抑制的、想要想要他。 唯有他……只要他! 目前時間是十月三十日下午六點二十七分,地點在並盛町某勢力人士的莊園,主角分別是並中帝王跟並中廢柴,上演的戲碼叫做「強行上床」。 在榻榻米上,雲雀恭彌抓著澤田綱吉,後者使勁地掙扎,卻是徒勞無功。 可是那人卻是毫無放傾力道的,無論澤田綱吉如何掙扎,就是、無法、脫逃。 為什麼、這是怎麼回事……? 是雲雀恭彌心血來潮的戲弄亦或是他新發明的咬殺方式? 不懂、沒有辦法、了解! 比起雲雀恭彌一臉趣味,被抓住的那方可是瑟瑟發抖、眼眶冒淚、無法思考。 可狩獵的那方,就像是算準了他發愣、反應不及的時間,雲雀恭彌就這麼吻上眼前的可人兒。 哄著、拐著,要可愛的人兒張開口,迎接他。 但人兒就是不太聽話呢! 不過這舉動反而激起雲雀恭彌那異於常人的征服感…… 稍微好心的在人兒缺氧前停止了這個吻,卻又惡劣的在澤田綱吉尚未調好呼吸前,開始下一波攻勢。 這次雲雀恭彌可沒有笨到讓小兔子閉上嘴。 在貝齒尚未閉上之際,靈舌長驅直入,直攻禁地。 澤田綱吉被連續動作搞得暈頭昏腦的,什麼也無法思考,就連掙扎也忘了。 而身下的人停止掙扎,對於雲雀恭彌來說就像是邀請一般。 嘴角勾起弧度,還要更深、更深、更深入…… 他,是我的。 而雲雀恭彌不自覺的釋出溫柔,讓澤田綱吉漸漸深陷於這個吻。 雲雀恭彌也沒放過這個大好機會,手輕輕撩起身上人兒的衣服,指尖沿著嫩白的肌膚一點一點往上,直到來到那小巧的花蕾上。 呼、呼吸不過來。氧氣已經快要消耗完畢,澤田綱吉從溫柔裡醒來,小手輕捶著雲雀恭彌的胸膛。 依依不捨的放開人兒,望著那被自己吻腫、吻紅的雙脣以及人兒輕喘、雙頰泛紅的模樣……愉悅、真愉悅! 伸出兩隻指頭輕捏著那花蕾,時輕時重的揉著,還不時拉扯。 這舉動讓雲雀恭彌更加確定自己已經無法離開這美麗的人兒了…… 可是卻沒有想到澤田綱吉的感受。 身體受到雲雀恭彌那樣的對待,已經無法思考什麼的澤田綱吉,接近放棄的任由男人對自己的行為,可是、可是…! 他想問自己……在事實上不可能有的感覺、為什麼、自己會有呢? 為什麼會有快感呢! 澤田綱吉幾乎是想死的面對著自己的情感、為什麼…… 明明同是同性阿……為什麼自己會有那麼令人羞恥的感覺? 輕輕搖著頭,澤田綱吉的眼淚已經不爭氣的流下。 「不、不要……為什麼、雲雀學長、要對我、這麼做呢…?」 那聲音裡有著好多好多的不願意以及不解,這句話也讓雲雀恭彌停下動作。 那隻,笨兔子!都做得這麼明顯了,還不懂。 不過,沒關係。這樣也很可愛。 完全沒發現自己的想法已經不知道偏到哪裡去的雲雀,一臉笑意的看著眼前這隻楚楚可憐的小兔子。 慢慢的、慢慢的、接近…… 然後輕輕的在澤田綱吉的額上落下一吻。 「耶……」停止了哭泣,澤田綱吉不解的望著男人。 「我,喜歡,你。」 睜大了棕眸,無法置信的望著發言者。 腦子一片空白,不可能的……………… 喜歡、雲雀學長說、喜歡…? 呵呵、不可能、怎麼會、喜歡上、我呢! 「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的!雲雀學長怎麼會喜歡上我這個人!」 雲雀恭彌看著突然情緒爆發的人兒。 「怎麼可能發生這種事、本來、一直以為是我認為遙不可及的雲雀學長、說喜歡我!」 「不可能啊!!!以為是自己在單戀的我、怎麼可能被雲雀學長喜歡!那麼自卑……」 俯下身,封住人兒那喋喋不休的嘴,雲雀恭彌不想在聽到澤田綱吉那樣說了。 小兔子沒有他自己想得那麼悲哀…… 但是不管雲雀恭彌怎麼哄著,人兒的情緒就是沒有停止的跡象,這也讓雲雀恭彌不自覺光火。 「既然你不停,就別怪我了。」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以及身下傳來強如撕裂一般的痛,澤田綱吉驚叫出聲。 可雲雀恭彌像是沒有聽到一般,瘋狂的衝刺著。 「不、不、不要動……拜託你、雲雀、學長。」 依然沒有停止動作,這樣的雲雀恭彌、盛怒狀態的他,是澤田綱吉從未見過的。 對這樣的雲雀學長感到陌生以及恐懼…… 搖頭、搖頭再搖頭,恐懼、恐懼再恐懼。 不知道何時,澤田綱吉的身體已經接受了雲雀恭彌狂暴的對待,嘴裡不自覺的逸出呻吟。 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好陌生好噁心。 呻吟、呻吟再呻吟,流淚、流淚再流淚。 「綱吉,對不起。」 剛才雲雀學長說什麼呢……? 對不起……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呢…… 才剛接受雲雀恭彌那樣的對待,又聽到這句話,澤田綱吉…… 混亂、混亂再混亂,不解、不解再不解。 「這樣對你,很痛苦吧……」 澤田綱吉搖搖頭:「雲雀、學長,一定、更痛苦的……」 像是默許了雲雀恭彌的動作,澤田綱吉環上他的肩頭,在雲雀恭彌耳邊輕喃了句沒關係,讓某人的理智完全斷線。 一連串的動作變本加厲! 「不、雲雀……慢、一點。」顧不了面子,澤田綱吉像是放蕩的娃娃一般呻吟。 「乖,叫恭彌。」沒有依照人兒的話做。 「恭、恭彌……」此聲一出,換來的是更為令人沉淪的衝刺。 雲雀恭彌俯身輕吻,要小兔子冷靜。 這是專屬他疼愛的方式…… 「嗯……好、舒服……」等了這麼久就是在等這句話! 更加用力的衝撞著人兒的敏感點,雲雀恭彌臉上也泛起因為情事而帶來的潮紅。 「不行、了、恭…恭彌……」張口訴說著,澤田綱吉覺得全身輕飄飄,他真的……不行了。 「一起……」只見人兒點點頭像是答應了他的要求。 「咿呀阿阿………………」像是一陣電流貫穿身體,澤田綱吉無法自已的噴發,同時雲雀恭彌也將自己的愛液留在心愛的人體內。 激情過後,兩人都是氣喘噓噓。 雲雀恭彌將一旁的棉被拉起覆蓋在兩人身上,深怕身邊的人兒著涼。 「雲雀學長的手好溫暖……」澤田綱吉幸福的笑了笑,他們這樣算是在一起了嗎? 「溫暖的話,就讓我一輩子牽著你。嗯?」牽起人兒的手,緊緊的握住! 可以的話,雲雀恭彌永遠都不會放開。 「好。」 此時此刻,誓約正式定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