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51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家教、雲綱】Vicious.墮落

曾經有人說過,他們的愛情不會持久……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的性別、相差甚遠的個性以及總有一天會厭倦的心情。 因為他們都是男的、因為他們一個討厭群聚一個常常群聚、因為澤田綱吉知道雲雀恭彌總有一天會厭倦的。 他會的,一定會的。 他們之間的愛情,總有一天一定會消失。 可是綱吉不知道,綱吉不知道那天如果來到他可以從這場愛情裡退出嗎? 已經墮落了…… 墮落在世人無法接受的禁忌之戀裡。 綱吉曾想過:如果可以,他願意永遠墮落……永遠墮落在愛情裡。 可是,如果有一天夢醒了,雲雀不再愛他。 綱吉想:他會崩潰的吧。 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澤田綱吉說他願意結束。 可是他不願意醒來,他只願意抱著愛情墬到更深的墮落裡。 他不怕任何人的批評,他不怕! 所以,他是否可以希望雲雀恭彌也有著跟他一樣的覺悟…… 「恭彌……」目前在天台光明正大翹課的綱吉,不自覺唸出雲雀的名子。 然後想得太入神,連雲豆飛過去準備跟雲雀打小報告也沒發現。 要是有發現,他絕對會阻止雲豆。 可是他沒看到,所以雲豆去跟雲雀說了之後,那位風紀委員長就打著『整頓風紀』的名義去找人了。 「已經……墮落了嗎……」還是一樣想得太入神,綱吉完全沒發現雲雀從後面接近。 我抱。 驚。 「翹課,咬殺你!」雖然是這樣說,可是雲雀嘴邊的笑容卻洩漏了他的好心情。 還有他剛剛可沒有漏聽綱吉的話。 嘆氣,恭彌你自己還不是一樣翹課……在心裡吐嘈。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哪個人去告密的! 雲雀指向停在綱吉肩上的……雲豆! 引來綱吉的怒瞪。 原來就是你阿,笨蛋雲豆。在心裡詛咒雲豆,綱吉考慮回家做草人。 「你在剛剛說什麼墮落?」總覺得自家戀人又在亂想的雲雀問。 耶,被發現了嗎……?! 為什麼會被發現阿!綱吉在心裡慌張。 「沒、沒有阿……」撒了非常明顯的謊言,結巴還加流冷汗。 瞇起眼睛,雲雀不相信。 張大口,準備咬殺。 驚,綱吉阿阿阿了半天,總算引起雲雀的注意。 「嗯?」嘖,他本來可以咬下去的。 看到雲雀一付好可惜的樣子,綱吉忍不住怒火中燒。 我是生來給你咬的啊!很有勇氣的在心裡罵,綱吉沒那個膽說出來。 「說不說?」牙齒已經咬上脖子,雲雀正在威脅兔子。 哼,誰叫這隻兔子不說實話。雲雀完全無反悔之意。 「就是……那個,恭彌……」繼續結巴。 耐心的等候綱吉把話說完,雲雀沒有說話。 「那個,你會願意一起…………」說到後面幾乎沒有聲音,但聽覺異常的雲雀還是聽到了。 『那個,你會願意一起……墮落嗎?』 哼,這個問題還需要問……這隻笨兔子。 我咬! 我咬咬咬! 我繼續給你咬! 「痛阿,恭彌!」不意外的看見自己的脖子上冒出一顆顆血珠,綱吉直喊痛。 不但沒有道歉,雲雀反而擺出生氣的樣子。 這讓綱吉搞不懂了,受到傷害的人是他吧! 「我願意。」虔誠的拉起綱吉的左手,緩緩再無名指上印下一吻。 耶,雲雀剛剛說……他願意…… 欣喜的眼淚奪眶而出,綱吉抱住雲雀。 抽抽咽咽的說著一些無意義,綱吉好高興。 雲雀說,他願意! 這樣就夠了,只要他也願意一起走下去,無論怎麼墮落在這條不歸的愛情路上,自己也可以撐下去。 「恭彌……」 「乖,我陪你。」 「可是……」 「沒關係。」 「恭彌,我說了……」 「你說什麼不重要。」 「可是,墮落……」 「你閉嘴。」 「讓我說拉……」 「不準說話。」 「我要說啦!」 封口。 「………………………………」 瞇眼。 「笨蛋。」 不悅。 「笨恭彌。」 不爽。 「真的,討厭你。」 極限了。 「恭彌真的最……」話還未說完就被蓋過去。 「我說會你一起墮落在愛情裡就會,不要懷疑我!」 完全把重點移開了,不過還是有說到重點。 「真的?」 雲雀露出你再懷疑我就試試看的表情。 「呵呵,恭彌最好了。」 「那當然。」 空說:我害怕繼續墮落,因為沒有人陪我。 雲說:請不要害怕墮落,因為我會陪著你。 這條愛情路上,雲空一起墮落。 在不被世人承認的路上,他們一起墮落。 不曾後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