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1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家教、雲綱】在、不在

***** 葬禮,誰的?澤田綱吉的。在哪裡下葬?日本。死因呢?射殺。 今天是澤田綱吉的葬禮,由於他本人在死前希望能夠葬在祖國,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都回去日本了。 請注意,是幾乎。 雲之守護者沒回去,因為不想回去。曾經最愛日本的他,如今卻一點回去的意願都沒有。 為什麼?雲雀恭彌什麼理由都沒給,一樣的高傲一樣的冷漠。 一旁的嵐守衝了過去,一拳打下───── 重重地落在雲雀恭彌的右頰,一抹鮮紅從他的嘴角蜿蜒留下,嵐守驚訝的張大眼,為什麼他不躲? 「打夠了,我要回去了。」語畢,頭也不回的離開房間,留下滿室詭異的氣氛,他並不在意。 反正、那個令他感到在意的草食動物不在了。他要怎麼做、要做什麼,是他的自由! 另一方面,房間裡的每個人都在為剛剛雲雀恭彌硬生生挨了嵐守一拳的事情感到訝異,那個號稱最強的雲之守護者怎麼可能躲不開那個攻擊,除非是自己不想躲。 門外顧問輕輕嘆了氣,那兩個笨蛋怎麼就是沒發現自己的心意呢? 但是,再怎麼惋惜他都不會回來了。 那個充滿天真笑容、純潔的首領,不會回來了。 「該出發了。」將帽簷拉低,沒有人可以看清楚門外顧問此刻的表情,只是隱約感到濃濃的悲傷圍繞著平常意氣風發的那人。 其他幾人什麼也沒說只是拿起行李默默的走。 悲傷,環繞著。 百花盛開,奼紫千紅。看著眼前的景象,雲雀恭彌無話可說,要說什麼他也不知道。 只是,看著這裡,會讓他覺得那個人還在,那個人還會用他獨特的嗓音叫著:雲雀學長。 若問他為何有這種想法?雲雀恭彌會告訴你:他不知道。 明明只是個草食動物卻能牽動他的情緒,魂牽夢縈。 可是,死了。 雲雀恭彌迷惘的眼神看著眼前的花園,記憶回到那天下午…… 「你翹班?」雲雀恭彌看著眼前活像看到鬼的草食動物,是有沒有這麼怕自己啊? 「才沒有……」嘴裡是說著沒有,不過很明顯的那位如鬼神的門外顧問不可能在上班時間放首領離開辦公室,所以肯定是翹班。 雲雀恭彌也懶得跟他爭這個,他翹不翹班不甘他的事。 然後就看到澤田綱吉那雙蜜棕色的大眼直盯著自己,「幹麻看我?」 「沒有,只是覺得雲雀學長穿和服應該很好看吧……」他沒有膽量說出自己的喜歡。 草食動物又在亂想什麼了。 「你想看的話,泡壺好茶給我,我就穿。」這算是同情呢還是因為看見那人眼裡的期待而答應?那時的雲雀恭彌根本沒想那麼多。 高興的答應了,並且約定再下個禮拜的同時間同地點見面。 那天之後,澤田綱吉只要有時間就練習泡茶,練了好久終於可以讓門外顧問喝下肚了。 那時候的高興沒人能比擬。 一星期後,約定的時間到了,澤田綱吉開心的蹦蹦跳跳來到上次見面的花園,他以為自己會早到,卻錯了。 雲雀恭彌早就穿了墨黑色的和服以隨意的姿勢靠著樹入眠了。 真的很美呢……不自覺的在心中嘆賞著,澤田綱吉就這麼看傻了,嘴巴張的開開的。一臉蠢樣,若用雲雀恭彌的角度來看就是那樣吧。 把一旁的天藍色和服丟到澤田綱吉那張蠢臉上,交待了換好之後叫他,雲雀恭彌又闔眼睡去。 事實上有沒有睡著都還是問題。 匆匆忙忙把和服換上,澤田綱吉意外地發現很合身,巧合吧。 「茶,好了?」仍然沒有睜開眼睛,雲雀恭彌摀起嘴打了哈欠,他等到想睡了。 不過他本人沒發現自己比約定時間早到了三個小時的事實。 把手上那杯溫茶遞上,澤田綱吉緊張的看著雲雀恭彌喝下那杯茶,不會一喝完他自己就要被以「茶太難喝」的理由咬殺吧?! 喔,不。 「不錯。」難得的給了讚美,以那隻笨蛋草食動物的本領來說算不錯了。 然後雲雀恭彌看到澤田綱吉一付如釋重任的表情,噗哧一聲笑出來。 之後的之後,雲雀恭彌不怎麼記得了,他只記得澤田綱吉的笑容是那麼的燦爛、那麼的甜美、那麼的耀眼。 令他憐惜。 回憶結束留下惆悵,雲雀恭彌望向花叢─澤田綱吉最愛的地方,卻看到了不可置信的畫面。 雲雀恭彌睜大眼睛,那個人、那個在陽光下的人! 那個人不就是澤田綱吉嗎? 絕不會錯的,就是他。 棕色的頭髮,蜜棕色的雙眸,以及那抹天真無邪的笑容…… 但是小嬰兒說他不在了、可現在雲雀恭彌面前那個彷彿是活生生的他是什麼? 幻覺?幻影?不,都不是。 那是他。是他,澤田綱吉! 踏著不穏的腳步走上前去,雲雀恭彌的指尖不過甫碰到那虛幻的人,破滅! 真的只是幻影嗎…… 就連死了你也要來捉弄我嗎,澤田綱吉! 像是洩忿的拿起拐子摧殘附近的花花草草,雲雀恭彌現在發現,其實…… 原來他喜歡,草食動物─澤田綱吉。 但是一切太晚了。 佳人已死,一切都已滅了。 在或不在,都已經無所謂了。 門外顧問說澤田綱吉死了,所以不在。 可,雲雀恭彌會說:澤田綱吉在我心裡,他在、他一直都會在!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