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51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家教、雲綱】血蝶

任誰也不准阻止他的幸福。 誰敢!就殺了你。 *** 西元2965年,義大利。 一名日裔黑髮男子靜靜被封在冰塊裡,這是幾百年前在某處找到的東西,以現在的科技卻無法把冰塊溶化,堪稱一大奇蹟。 人們無不對這東西感到興趣,為什麼有這東西呢?又是怎麼以幾百年前的技術製造的?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裡頭的人還活著嗎? 「嘖,終於找到了,彭哥列的最後一人─雲雀恭彌。」這句話從銀髮綠眸的女子口中說出,那人有點像是…… 一旁的黑髮男子笑了笑,原來雲雀一直被封住阿……難怪他們找了好幾世都找不到。 輕輕咳了幾聲,依然保持著好幾世前的模樣,里包恩提醒他們該走了,還得去回報這件事情。 可他們都沒發現一旁的血蝶直盯著這些場景,一幕一幕都看在眼裡,不!他不准再有任何人來帶走他的雲雀恭彌。 「所以那隻死麻雀現在落到在博物館供人參觀的地步?哈!活該。」史庫瓦羅在聽見這消息之後完全不留情面的大肆諷刺著,彭哥列裡就雲雀恭彌的下場最慘…… 那冰,是澤田綱吉親手封的、那人,是澤田綱吉親手推下懸崖的,是有多大的怨、多深的恨,讓澤田綱吉痛下殺手?不知道。 瓦利亞、守護者幾乎全員到齊,他們要找澤田綱吉問清楚,卻找也找不到。 瑪門的念寫、六道骸的精神尋找,找不到……澤田綱吉! 就連雲雀恭彌也是因為山本武看到報紙之後才通知獄寺隼人的。 有誰在阻饒他們嗎?可是,一點感覺都沒有。 一旁的六道骸什麼話也不說,但是一種有事會發生的不安感持續的在心中盤旋著久久不肯離開,到底是因為誰! 「我出去一下。」庫洛姆只是告知一聲就離開,也沒有人想要陪同或者問她要去哪裡的,現在大家都只是想要找回澤田綱吉。 方才看著里包恩的血蝶現在將目光轉移到庫洛姆身上,那眼神淒厲可怕。 庫洛姆……連你也要阻擋我嗎!那麼,我就殺了你。 瞬間血蝶幻化成人,一把匕首緊握在手,隱藏了所有氣息,他要殺!殺了所有擋在自己面前的人。 「庫洛姆……我找妳好久了。」 被叫到的那人驚覺,那不是首領的聲音嗎? 庫洛姆轉頭一看,一把匕首就這麼劃入自己的體內,下手的人是……是他最敬愛的首領─澤田綱吉。 「首領,為、為什麼……」嘴中吐出大口鮮血,不可置信的眼神,庫洛姆望著澤田綱吉,為什麼首領會這樣對她……她做錯了什麼? 只見澤田綱吉臉上露出了一抹笑容,卻再也不是以前那純真無邪燦爛的笑容,那抹笑帶給人的感覺是陰險惡毒恐怖。 輕笑了幾聲:「是你們不好。搶我的恭彌。所以全都死掉就好了。」 此時,吹起了一陣風,風裡帶著黏膩的濕氣以及難以忽略的血腥味,一陣一陣的傳入六道骸的心裡。 庫洛姆怎麼了嗎?不,她不會有事的。堅決的在心裡否定疑慮,六道骸選擇相信。 卻沒有想到,他的相信會讓自己失去拯救少女的最後機會。 像是在為死去之人哀悼似的,雨落下了。一滴一滴打在澤田綱吉身上,也一滴一滴落在庫洛姆逐漸失溫的身軀上。 再次幻化成蝶,接下來換誰? 不對勁,真的不對勁,庫洛姆再也沒有回來,怎麼回事! 失去以往的冷靜,六道骸急奔出門,他怕、他怕那女孩遭受意外,他怕那女孩就這麼離開自己,不!不可以,他只剩下庫洛姆了,犬跟千種早就不知去向找也找不到,所以……六道骸不能在失去了。 可是,事與願違。 六道骸只看見庫洛姆已經冰冷的身體,他最疼愛的女孩、被他視為妹妹的女孩,死了! 「接下來是你嗎,骸?」 澤田綱吉! 「親愛的彭哥列,你對庫洛姆做了什麼?」三叉戟再現,紅眼裡的數字轉為四,六道骸的殺氣一點遮掩也沒有,完全表露無疑。 祇不過是殺了她而已。澤田綱吉輕易的說出事實,卻讓六道骸更為憤怒。 「只不過?!」二話不說立刻開始戰鬥,可是不管六道骸怎麼攻擊,澤田綱吉總能閃過並攻到自己的要害。 怎麼可能! 看見六道骸一臉不可置信的望著自己,澤田綱吉輕輕的笑了,「該,結束了。」 腹部一陣疼痛,接著是心臟的部分,紅豔的鮮血不停從六道骸的身體濺出,又是一條生命的殞落。 無情的甩掉匕首上的鮮血,澤田綱吉獨自一人喃喃自語:還是直接幹掉好了,一個一個慢慢等實在很煩。 夜,深了。城鎮裡是一片靜謐,沒有人知道一場屠殺才剛剛發生,並且結束。 守護者、瓦利亞一個也沒有逃過,全死。 澤田綱吉看著自己手中所沾滿的鮮血,那是同伴們的鮮血阿……嘖!同伴什麼的,無聊!阻擋他跟恭彌在一起的都該死。 「阿阿,該去找恭彌了。」丟下匕首,澤田綱吉往博物館出發,熔了冰層,放出雲雀恭彌。 他的幸福就要開始了…… 「綱、吉……?」雲雀恭彌醒來,映入眼裡的是自家愛人。 然後澤田綱吉撲到自己身上,哭成淚人兒,雲雀恭彌轉頭望著自己所處的地方,好奇怪,他到底在哪裡……? 「恭彌,我們回日本好不好?」終於哭夠的抬起頭來,澤田綱吉提出自己的要求。 他知道,雲雀恭彌會答應的,他會的。 「嗯。」是該回去了,到異鄉來這麼久,是該回去了……回去日本、回到他跟綱吉相遇的地方。 雲雀恭彌牽起澤田綱吉的手,踏出的第一步,邁向幸福的第一步。 他們,會幸福的。 「噓,你們會替我守住秘密的吧……?」澤田綱吉燦笑,望向佈滿屍體鮮血和哀怨的方向,是他剛剛殺了同伴的地方。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