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1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家教、雲綱】被咬殺的日常

*** 好的,小糖現在綁架了雲雀身邊的親信─雲豆,請他來接受我們的訪問。 根據雲豆的證詞我們可以發現委員長對綱吉真是滿滿的愛阿,請看下列情況。 情況一:當綱吉好死不死遲到時…… 噹─噹─噹─上課的鐘聲響起,風紀委員開始執行自己的任務,雲雀從容的從校舍中走出來,而雲豆就安安穩穩的坐在自家主人肩上。 「幾班?學號?姓名?快說阿你!!」一名風紀委員的怒吼引起雲雀和雲豆的注意,轉頭想看那名受害者是誰,卻讓雲雀發現被罵的人是自家的兔子姬,雙拐立即出現,雲雀走過的地方即是一片血海,後面堆著一個又一個犧牲的人。 方才聽到風紀委員的怒吼後,綱吉的眼眶便漸漸的凝聚淚水,鼻子為之一酸,咬著下脣不想讓自己哭出來。 沒想到,這舉動看在雲雀眼裡更為光火,手一揮便將那名風紀委員打倒在地,低下身來跟綱吉說了些什麼,只見綱吉臉一紅,雲豆輕輕一跳便落到綱吉的頭上,一人〈?〉加上一鳥就這樣子被雲雀帶走。 『主人,真是喜歡欺負綱吉耶。』雲豆一邊窩在綱吉的頭上一邊看著自家主人當眾調戲他的夫人。 「好了,恭彌。停。」受不了這種摩人的氣氛,綱吉終於出聲阻止雲雀的行為。 只見雲雀低頭望了綱吉一眼,便繼續對他上下其手,雲豆則在一旁袖手旁觀。 『就算我想幫忙也幫不上忙啊!!』雲豆在心裡這樣想著,還是靜靜旁觀,看著主人把綱吉吃掉。 本想繼續看下去的雲豆,卻被雲雀趕到接待室外,沒有了樂趣,雲豆只好自己去巡視校園。 把綱吉壓到沙發上,雲雀輕聲說:「這是你的懲罰,因為遲到加上太誘人。」 情況二:當綱吉忘了寫功課時…… 2-A班的下節課是國文課,現在正直下課時間,但可以在這裡看見很多在趕功課的學生。 雲豆悄悄降落在綱吉的頭上,看著綱吉趕功課,一邊寫還一邊喊著:「完蛋了拉~~~~~」雲豆就知道大事不妙了,飛飛飛的飛去接待室通告雲雀。 「雲雀,雲雀。」雲豆的聲音引起了雲雀的注意,停下改公文的動作,抬頭看著那隻盤旋在自己頭上的小鳥。 「笨鳥,你到底要說什麼?」雲雀等了許久等雲豆跟他說有什麼事,但雲豆什麼也沒說,令雲雀耐心全沒,忍住咬殺的衝動,問了那隻小鳥。 「綱吉,功課,趕不完。」喔,這件事阿,早說的話雲雀也不會興起咬殺的念頭了…… 「2年A班,澤田綱吉。五分鐘之內立刻到接待室報到。」熟悉的聲音從廣播裡傳出,雲雀又濫用公權力了。 在教室裡的綱吉無奈的笑了笑,跟京子說幫自己請假之後,就急奔接待室。 「唉~從教室到接待室可不只五分鐘啊~~」綱吉一邊碎碎唸一邊以時速一百公里的速度往接待室去。 「雲、啊!是恭彌,我來了。」綱吉高興的衝近雲雀的懷裡,雲豆則在一旁看著,似乎有點忌妒的樣子。 『真希望我也有一個戀人〈?〉』我說雲豆啊~你的應該是戀「鳥」吧,你是一隻鳥喔。況且你一隻雲雀就快受不了了,還要一隻…… 頓時之間,接待室裡只剩下暖氣運作的聲音,兩人外加一隻鳥在接待室裡享受著這種難得的寧靜。 「嗯……聽說你沒寫功課是吧?」雲雀首先打破這份寧靜,聽見這句話,綱吉的身體瞬間僵硬。 而雲豆咬著一片白土司〈那是剛剛雲雀心情好時,給他的獎勵〉,飛到一旁的木架上準備看好戲。 『反正我也幫不上什麼忙。』雲豆最近越來越會這樣想了。 「呃……我、我昨天忘了嘛……」知道自家戀人不會這麼容易放過自己,所以綱吉乾脆認錯,暗自希望雲雀可以原諒自己。 雲雀瞇起那雙好看的鳳眼,心裡盤算著什麼,沒有開口說話,這讓綱吉十分緊張。 「被綠意環繞的並盛,不大不小剛剛好~~~」雲豆心情頗好的唱著雲雀最愛的校歌,但這並沒有讓兩人之間的氣氛變好。 「呵呵,看來該給你一些小小的懲罰。」綱吉早就已經猜到自己的下場,只是沒想到真的猜的好準,綱吉開始怨恨自己那什麼彭哥列的超直覺。 望著雲雀越靠越近的身軀,綱吉想退後卻沒有辦法,只能乖乖坐在沙發上猶如一隻可愛、溫馴的兔子一樣,靜靜看著雲雀接近自己。 眼睛一閉,綱吉發現自己被人抱住,雲雀抱著他躺在沙發上,閉上眼,只說一句:「吵醒,咬殺。」就沉沉睡去。 情況三:當綱吉和其他草食動物群聚時…… 這節是體育課,綱吉班上今天上的是足球,可是目前有很多學生都在搶人。 你問我搶誰?呵呵,大家搶得既不是山本也不是獄寺,而是之前被全校公認廢柴的澤田綱吉。 「阿綱,跟我一組吧!」、「不,阿綱同學,你應該來我們這一組才對ˇ」、「是我們這組!」…… 綱吉被班上大多數的人擠在中間,根本不知道要跟誰一組,想跟山本、獄寺求救,可是獄寺從第一節課開始就不知道跑去哪裡了;而山本也跑出去找他家的愛人〈啥?〉,到現在也不知道兩人的消息。 「那、那個…我……」大家的聲音吵得綱吉的耳朵好痛,完全聽不懂他們要表達什麼東西,隱約聽到什麼「一組……」的。 雲豆輕輕的降落在一旁的樹梢上,小小的眼睛盯著綱吉瞧,腦袋快速運轉著。 「等、等一下啦!!!」當綱吉喊出這句話之後,雲豆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只是雲雀現在把接待室的門、窗戶通通關上,專心改著他的公文,雲豆無法連絡到啊! 『嗯……怎麼辦?綱吉好像有危險……』為了請主人來拯救〈?〉親愛的綱吉,雲豆毅然決然的往接待室出發。 『嗯…主人果然聽不到我在叫他的聲音』雲豆在窗外叫了幾聲後,發現雲雀根本聽不到,在覺得綱吉就快淪陷之後,雲豆以自己小小的身軀用力的撞著窗戶,一聲又一聲的聲響,不知道撞了多久,雲雀才有反應。 「你在做什麼啊?笨鳥。」雲雀把窗戶打開,用手接住頭昏腦脹的雲豆,等著他跟自己解釋撞窗戶的原因。 「綱吉,被圍住。危險…」雲豆還是勉強撐起自己那傷痕累累的身體,跟雲雀說自己剛剛看到的一切。只見雲雀瞇起了鳳眼,雙拐也隨即出現,把雲豆放到自己的制服口袋後,雲雀前往操場,準備去咬殺那些過於接近綱吉的草食動物。 仍然被同學團團圍住的綱吉,開始覺得不耐煩了,因為他們這些人一點也不冷靜,要他們停下來比登天還難。 「群聚,咬殺!!」雲雀終於趕到,殺氣重到連那些沒有戰鬥經驗的同學都可以感覺到的,每個人都知道大事不妙,方才全忘了綱吉是雲雀的人,現在報應來啦。 「這、這個,委員長,我們可以解釋的」班上一名同學被推出來解釋,可是雲雀連聽都沒有聽,舉起拐子就是一陣咬殺。 綱吉靜靜站在一旁,輕輕喘著氣,剛剛他被擠的喘不過氣來。 「咳咳咳!」雲雀在咬殺完後,拍拍綱吉的背,讓他可以順利的喘過氣來。 綱吉傻傻的被雲雀帶到接待室,才剛要問雲雀要做什麼時,就看到躺在雲雀辦公桌上的雲豆,忍不住衝了過去。 「雲豆?!怎麼會傷成這樣?」綱吉拿起一旁的濕毛巾,幫雲豆擦拭著身體。 而雲雀回答說:「為了要跟我說你被人圍住,用身體去撞玻璃」話一出,綱吉的眼淚就落下了,雲雀走過去輕抱著綱吉,撫著他的髮絲,兩人靜靜的沒有說話。 「都、都是我的錯……」綱吉忍不住又開始自責,為什麼自己沒有山本、獄寺或者是雲雀在身邊就沒有用呢?綱吉自怨自艾,雲雀看了是不捨、是心痛,卻沒有辦法說出任何話語來安慰他。 「嘰…」小小的鳥叫聲音起兩人的注意,綱吉望向桌上的雲豆,看著雲豆站起來,揮著自己的翅膀,不一會兒便可以飛翔。 「綱吉,別哭哭」雲豆輕啄著綱吉的頭,雲雀也任由他去,誰叫綱吉這麼喜歡他呢! 由此可知,雲豆果然很重要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