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51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死神、白一】離開

葉子的離開是因為樹的不挽留。 那我呢,白哉? *** 原來露琪亞那暴力女看的漫畫情節是真的耶……人在臨死前真的會有「走馬燈劇場」。一護苦笑,他並不害怕死亡,畢竟那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之一。只是有點感到驚訝,對於自己在這種時候還能開玩笑的事情。 但一護卻意外地感到輕鬆,長久壓在心頭上石頭終於放下,他可以不用再自己一個人守著無用的愛意和思念;不用一個人在寧靜的黑夜中醒來發現意外發現自己的枕頭已濕了,他是不是可以不用痛苦了? 「白哉,好喜歡你、好喜歡的喔……」一護輕輕呢喃著,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如果真心祈禱的事情真的能實現,那麼……他多麼希望能夠再次聽到白哉對自己說:喜歡。 可惜再也來不及。一護不是個虔誠的教徒,他並不相信佛祖上帝耶和華之類的,所以他的願望能夠有實現的一天嗎?一護不知道,大概也沒時間知道了…… 在意識漸漸模糊的時候,一護只感到一陣睡意襲來,然後他被擁入了一個溫暖又熟悉的懷抱裡。 真好,有白哉身上的桔梗香……一護用力蹭了蹭,他真的好懷念、好想念白哉,只是……白哉那時候叫他滾了,所以他還真的乖乖不去找白哉。現在想想,一護突然覺得自己有點笨了。 「一護,乖。快睡,我會在。」白哉的聲音一字一句傳進一護耳裡,後者的眼眸微微睜大,他的願望真的實現了……白哉來看自己了。 希望等等睡著會做好夢,夢裡還會有白哉…… 「我一直都會在。」 聽見了這句話,一護的嘴角勾起了一個淡淡的、卻足以讓朽木白哉窒息的笑容,那是世界上最美、美好的寶物。 在這之後,白哉只是抱著逐漸失溫的一護回到屍魂界,拒絕了任何人的拜訪,安排好了一護的喪禮,之後白哉只是坐在以前跟一護常待的長廊,靜靜回想著以前的一切。 白哉想起了跟一護告白的場景: 那年一護十九歲,屍魂界追求他的人都可以排到虛圈去了,白哉當然也是其中之一,只是他擁有比較大的優勢。 所以當他告白,「我也、喜歡你,白哉……」一護的回答幾乎要讓白哉瘋狂了。於是屍魂界的向日葵正式成為朽木家的向櫻葵,這天屍魂界的酒館生意好了十幾倍。 之後,白哉很喜歡捉弄年幼的戀人:一個動作、一句話、甚至是一個字,都可以讓一護變成熟透的草莓,看起來好甜、好可口,白哉好幾次都要忍不住慾望,想要強摘草莓了,儘管尚未成熟。 過了一陣子,白哉喜歡上一護在情事上的生澀與熱情,明明已經做過好幾回,進入時仍像處子一般緊緻的感覺,常常讓他忍不住要了一護一次又一次,那樣的感覺如此令白哉著迷。 可,朽木白哉是全天下最專情也最容易被設計的人,在情這方面是這樣沒錯,一個小小的、設計過後的誤會,讓他跟一護吵翻了天,最後分手。 「滾!」吼過之後,白哉才發現這是他第一次這樣子吼著一護,要他離開這裡,而一護什麼也沒說地默默走了。 從此,黑崎一護沒來過屍魂界。 再過了幾年,隊長會議上夜一傳來了最新報告:十刃方才進攻現世,代理死神黑崎一護奮勇而戰,同歸於燼。 白哉無暇顧及其他人的眼光,他急奔出一番隊隊舍,趕往現世。 然後……一句「白哉,好喜歡你、好喜歡的喔……」成了他心愛少年的遺言,白哉什麼也做不了,時間彷彿在剛才停止了。 白哉只是擁少年入懷,告訴一護自己會一直陪著他,然後他得到了、世界上最美的寶物─ 一護的微笑,那樣純潔、那樣燦爛的笑容,白哉早已忘卻自己什麼時候看過了。 一護你……還願意對我笑阿……白哉啞然失笑,只是他懷裡的少年再也看不見,他再也不會對自己說:「白哉,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以後要多笑才行。」 再也不會了……他的一護阿,乖乖睡去吧!不用害怕,會陪著你的,保證! 白哉只是靜靜地抱著一護,隨後趕到的露琪亞泣不成聲。 故事就到此落幕。 「白哉,如果我的離開是為了讓我住進你心底,那你會忘記我嗎?」 I mustn't forget you! My Dear Ichig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