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53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家教、雲綱】等待

吶,綱吉……我等你。 永遠等你。 ※※※ 澤田綱吉去了個很遠的地方,留下紙條:我會回來。 可,等不人呀等不到。 彭哥列重新換了首領,第十一代首領殘暴無比,守護者個個無法接受,紛紛離開。 離開……?去哪裡? 去世界各地找人。 找誰? 找他們的天空─澤田綱吉。 唯獨那厭惡束縛的雲之守護者留守總部,每個任務都接,什麼人他都殺。 嵐之守護者說:死麻雀根本就只是為了咬殺人而接受戒指的! 雨之守護者說:嘛,雲雀有他的想法。 雷之守護者說:從小就不懂雲雀恭彌的想法了,現在怎麼懂。 晴之守護者說:雲雀在挑戰他的極限啊!!! 霧之守護者─六道骸是唯一沒有發表言論的人,他忙著找天空。 雲雀恭彌如何干他啥事! 一年一年一年一年過去,彭哥列咎由自取的邁向毀滅之路。 不管雲之守護者怎麼殺、怎麼救,毀了毀了毀了。 他拚命也要保護的彭哥列被滅了。 「雲雀先生……」巴吉爾拿著手巾過來,看著眼前這個渾身是血的雲守,他有點迷茫了。 這個人是以前那個雲雀恭彌嗎……? 不發一語的接過手巾,雲雀恭彌將自己臉上的血漬擦掉,然後一把丟掉拐子。 巴吉爾想幫雲守檢回,卻被阻止了。 「無所謂,那不是綱吉送我的。」最珍惜的只有那人的禮物。 雲雀恭彌望著彭哥列大宅的殘骸,平常的冷漠裡染上了一絲失望嗎還是其他情緒,無人能知。 綱吉的家,不見了…… 門外顧問從一旁的樹林中走出,看著雲守輕微的嘆了口氣。 「現在呢,雲雀?」問也是白問吧,那個愛日本的雲雀恭彌想當然是回去阿…… 只見雲雀恭彌不慌不忙拿出手機,一通撥出:「哲,把那些在外面鬼混的守護者叫回來……」 巴吉爾跟門外顧問面面相覷,要做什麼? 「告訴他們,守不了彭哥列,綱吉就不會回來。」 「有我們,綱吉才會安心的回來。」 不帶任何猶豫的,雲雀恭彌掛斷了電話,撥起另一通:「死種馬,馬上給我過來評估要蓋回去以前的大宅要多少錢,不來就咬殺你整個家族!」 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的雲之守護者,一手將毀滅的彭哥列撐起來,分散於各地的守護者趕回,為了什麼……? 不就是為了雲雀恭彌說的那兩句話。 「呵呵,親愛的彭哥列一定也不想看到彭哥列毀了吧……」六道骸在首領辦公室悠悠說道,首領的位置上坐著雲之守護者。 『代理首領』四個字大剌剌取代了原本寫著十代首領的牌子,這是其他五個守護者的決定。 他們不夠堅強、不夠強大,這位子不能由他們來做,所以……雲雀恭彌自然成了最佳人選。 二十五、三十、三十五…隨著年齡的增長,雲雀恭彌這個代理首領越作越順,但沒有人忘了真正的首領是誰。 是澤田綱吉,是那個會為了他們受傷而哭泣的澤田綱吉,是那個會跟他一起歡笑的澤田綱吉。 二代彭哥列建立十五年,要慶祝嗎……?不了。 嵐之守護者在前年死去、雨之守護者在中國遇難、雷之守護者遭到槍殺、晴之守護者去敵方家族挑戰極限後沒有再回來過。 六道骸呢?澤田綱吉呢……? 雲雀恭彌在做什麼呢……………… 摺紙。他在摺紙。 把每一份的公文拿來摺紙,遣散了所有人員,他獨自坐在辦公室裡摺紙。 「綱吉,為什麼不回來……?」 不斷的重複著這句話,摺一痕雲雀恭彌就說一次。 紙花佈滿著地板、辦公桌、以及六道骸逐漸失溫的身軀。 霧之守護者最後只說了一句:「親愛的彭哥列,我等不下去了……對不起。」 然後,只剩下雲雀恭彌。 雲守站起,將辦公室裡久未開過的保險箱打開,裡面不是裝錢不是裝契約書…… 裡面只有,雙手握著拐子、左手帶著大空戒、雲戒的閉目已久冰封二十幾年的─澤田綱吉。 早該認清事實的…… 無論是雲雀恭彌還是已經死去的他們,早就該認清澤田綱吉已經死亡的事實。 苦苦逃避,何必呢? 可是,雲雀恭彌不曾相信,不曾相信這個事實。 他等、他盼、他希冀著。 澤田綱吉有天會醒來,說:怎麼有個蓋子擋住我? 但是,不可能。 「綱吉,我永遠等你。」 「等你,醒來、等你,叫我恭彌、等你。」 然後雲雀恭彌吐出一灘血,服下毒藥的他決定死在這裡…… 要死也要死在一起! ※※※ 綱吉,我等你。 會永遠等你。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