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95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媽呀!我不要跟學長同居!

我有一種強烈的不好感覺…有什麼要發生了嗎? 「漾漾──!」喵喵從我的後方撲來,差一點就會把我撞飛了。 當我好不容易將自己從即將跌倒的命運中拯救出來之後,喵喵卻消失了…… 這難不成是新式的整人遊戲嗎? 天阿,怎麼連平常善良的喵喵都開始加入整我的行列了?!平常不是只有紅眼殺人兔才會有這種行為嗎? 『啪!』我親愛的後腦受到用力一巴。 是說,學長你從哪裡出現阿……像你這樣每次都神不知鬼不覺得出現,是很容易嚇死人的! 『啪!』又來一巴… 好,當我剛剛腦誤,學長你不要再打了!我知道火星人的心臟都比較強所以你根本不用擔心會被嚇死! 當我這樣想完之後,立刻反射性的抱頭,不過學長卻沒有像以前一樣巴過來…… 耶,學長呢…………? 為什麼學長跟喵喵一樣都不見了!他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子的,就算是學長趕著出任務也會說一聲阿! 當我仍處於疑惑時,後方傳來五色雞頭的聲音:「漾~本大爺來找你了!」聽到五色雞頭的聲音,我連忙轉頭過去想問他是怎麼回事,卻差點被一爪送上西天。 現在是怎樣! 先是喵喵和學長的消失,現在五色雞頭竟然對我發動攻擊! 不等我發問,五色雞頭就攻了過來,不是開玩笑的,殺氣很重。 而且變成兩隻雞爪了……… 「噗!」我在這種危急的時候竟然還笑的出來,果然是學校待太久被火星人同化了嗎? 我不知拔腿狂奔多久,但五色雞頭真不愧是天生的火星人,已經快追上我了…… 說不定我等等就命喪「雞爪」下了。 想到自己可能被一隻雞幹掉,我的心情就莫名的囧起來了。 就在雞爪即將捏爆我的頭時,雷多抓住他的手。 我原本以為他們是來救我的,但是,雅多下秒說出的話卻讓我愣住了:「褚冥漾,要由我們解決!」 為什麼?我,不懂! 雷多和雅多在後頭追趕我,但我的面前卻出現一個我永遠也不想要再見到面的人──安地爾.阿希斯! 「有妖師血統的你,怎麼可能會有人真心當你朋友。」安地爾如此說道,我愣住了。 因為我是妖師,所以喵喵跟學長離開我; 因為我是妖師,所以后討厭我; 因為我是妖師,所以有人要殺我; 因為……我是妖師。 如果是這樣,那我為何存在? 「我……」然後一把長槍穿越我的心臟,是學長的幻武兵器。 一滴一滴地,血淌下…………… 一切歸於黑暗以及無止盡的寧靜…… 我…醒了! 睜開眼睛,第一眼看見的是白白的天花板,還有充斥在鼻腔裡的濃濃藥水味。 好討厭…… 我閉上雙眼,方才的夢真實地讓我感到害怕,有種恐懼在心頭環繞久久不去。 也或者,那不是夢,而是即將在未來發生的事情,是嗎?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如果那場夢是真的,那我、那我該如何是好? 難不成要就這樣死去?也罷,這樣也好,或許我死了,對世界都好…… 『啪!』、好痛! 「聽說你在符咒課被別人的爆符炸到,怎麼沒順便把你的腦殘也炸掉!」學長用他一雙紅眼瞪著我,就好像野獸盯上獵物的那種,令我毛骨悚然。 「褚,沒事吧?」夏碎學長一邊說著一邊把守世界的特產─用牙籤戳下去會尖叫的蘋果以及用刀子切下去會噴血但聽說那個是含有豐富養分的柚子。 拿那個是打算讓我受到蘋果尖叫騷擾還是被柚子噴的滿身血? 『啪!』令人熟悉的痛處…… 「你一分鐘不腦殘你是會怎樣啊!」紅眼殺人兔生氣了! 不過…學長你也知道我被炸,所以手腳現在都很痛,也沒有辦法離開,當然只好自己做做腦部運動。 學長丟了個「你是白痴」的眼神給我。 「還有你說誰是紅眼殺人兔,褚!」、『啪!』學長你今天打我打第三次了,我會變笨。 「打一打看看你的腦殘會不會好。」學長理直氣壯的用聽起來就是藉口的藉口敷衍我。 「褚,誰用爆符炸你?」夏碎學長話鋒一轉,問起今天那個冒失鬼。 而我猶豫著不知道該不該說……說了,對「那個人」不好,不說又對夏碎學長不好意思。 「褚?」夏碎學長疑惑的叫了我一聲,學長則用手推了我一下。 「那個…是千冬歲。」我在詳加思考之後,還是決定跟夏碎學長說清楚。 不過,千冬歲怎麼會犯這麼大錯誤? 「難怪……」夏碎學長低下頭喃喃出聲。 難怪什麼?我轉頭看向學長,學長則搖搖頭。 『叩叩。』、「漾漾,我們來看你了!」是喵喵的聲音。 喵喵開門之後,後面跟著千冬歲、萊恩。 不過萊恩你為什麼一進來就消失了!! 『啪!』學長再給我一巴。 我還來不及抱怨,學長就先給我一個警告的眼神,我才想起來我剛剛腦殘在心裡大叫,所以學長也會受到「攻擊」…… 囧。為什麼我在心裡大叫還要當成自己在攻擊他人? 一切都是學長你害的啦!我瞪著學長,後者毫不在乎的瞪回來,整個氣勢比我強上好幾十倍,難怪學長你比較適合練獸眼…… 「那個,漾漾……」當我跟學長互瞪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有一個聲音插了進來─千冬歲的。 我跟學長同時撇開頭,「怎麼了?」我問道。 「對不起!我、我今天並不是故意要炸你,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怎麼會失常呢?對不起,漾漾你的傷沒有很嚴重吧?如果很嚴重的話我會很愧疚的……」千冬歲一開口就劈哩啪啦的說了一大堆話,我甚至連聽都沒有聽清楚,不過大致上的意思就是在跟我道歉,大概啦…… 可是,下一秒,眼前的事物都變了──夢境──濃厚的殺意向我襲來,喵喵、千冬歲、夏碎學長還有學長都拿出幻武,所以……他們要殺我? 「不要──────!!」我大喊,可是,徒勞無功。 跟夢境一樣的,學長的幻武刺過我的心臟,好痛、真的好痛…… 「再見。」不知從哪裡混進來的安地爾,冷冷丟下一句。 一切又安靜了。 但事實上是:千冬歲慌慌張張的想要跟我確認我有沒有聽到他說得話,卻發現我的右手不知道受到誰的操控自行把點滴拔下,潔白的床單下,鮮血染紅一片,然後學長把輔長拎回來,開始急救。 再次醒來,學長趴在床邊睡著。我眨了眨眼,打算幫學長蓋件外套時,學長醒了。 「對不起,我吵醒……」我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學長就捂住我的嘴。 安靜。學長小小聲地說了一句。我點頭。 「輔長,漾漾沒事嗎?」是千冬歲。 「恩…漾小朋友的情況不樂觀喔。」等等,那裡不樂觀了! 「怎麼會……」是喵喵,好像還哭了。 「因為,安地爾在他身上下了詛咒。」在哪裡,我怎麼沒感覺! 「有沒有破解的方法?」不會吧……怎麼連雅多他們都來了。 「有!」輔長竊笑:「只要漾小朋友跟冰炎不要分開就好。」 什麼跟什麼啊! 「為什麼?」千冬歲問得好。 「因為………………」輔長故作神秘的拉長音,如果是以前我一定會被引起興趣,但現在我只想踹他一腳逼他說出來。 想是想拉,不過這個動作有人先幫我做了─是學長。 「因為什麼還不趕快說!」學長說完下一秒的動作是將把自己從牆壁上拔出來又不知死活往他身上撲來的輔長再度踹飛。 而我緩慢地爬回床上,學長也隨後坐回原本的位置。 輔長這次則花了較多的時間將自己從牆壁拔出來,不過他的臉一整個就是很慘。 「因為,漾小朋友身上的詛咒可以因為你身上的精靈血統壓抑住。」輔長正經地說道。 「不能全部清除?」不知什麼時候到來的夏碎學長一語正中紅心─問到我心中想問的。 輔長搖頭,將我的希望打碎。 「那麼,褚……」大魔王在叫我了阿!!! 「靠!」、『啪!』學長因為聽到我說他是大魔王之後再度打我。 我戰戰兢兢的望向學長,卻發現學長的臉上有著令我感到大事不妙的笑容。 一定有事要發生了! 「我們……同居吧!」 耶!!!!!!!!!!學長你開玩笑的吧? 然後我看到學長竟然點頭承認剛剛的話不是笑話。 死刑宣判! 「褚,你剛剛說什麼!」 我什麼都沒有想紅眼殺人兔請饒命! 「褚!」 然後,沒有然後,因為我昏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