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5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詛咒發揮

有種,跟學長住是不智之舉的感覺……先撇掉跟學長住在一起之後我的人身安全會受到保障這點好處,如果讓學長的後援會知道我跟她們心目中有如神人般任誰都不可褻瀆的冰炎殿下住在一起這件事情大概就可以讓我走出黑館馬上被圍毆,雖然被圍毆這種事情我已經很習慣了…… 等等,我習慣這種事情幹什麼?可惡,都是因為我妖師的身分曝光之後有太多人閒著沒事幹老愛找我麻煩的原因,害我不小心就習慣這種事情了!媽媽,我不要變成火星人啊! 話題扯遠了……就算我沒有被學長的後援會幹譙,也有可能被學長巴到死。我一點都不覺得學長會因為我身上有詛咒就手下留情,不在我進行腦部思考的時候巴我的頭,說不定會巴得更大力。 不要阿……雖然我不是英年但我也不想早逝,而且如果我成為史上第一位被混血精靈巴死的妖師的話,不用想也知道冥玥絕對會把我從墳墓裡挖出來鞭屍鞭到她高興為止…… 「唉……」我嘆了口氣,雖然知道學校裡死不了人,但我不想在醫療班一醒來就被喵喵或千冬歲還是萊恩通知我的哪個內臟被繡了花還是哪個器官被黑色仙人掌拿去福馬林裡浸泡了……實屬一大噩夢也。 『啪!』、「我只不過在門外跟安因說明情況你就有這麼多的廢話可以想!」學長很用力的給我後頭勺一巴,比平常的力道都要大的許多,我覺得自己的後腦勺好像重傷了……爆痛的。 「你信不信我可以讓你更痛!」學長面露兇色,本來在移動書櫃的動作也停了下來,大有他一定會做到的意味在。 我信,我當然信啊!學長你這個萬能的黑袍大人你說什麼你都做得到這點我絕對相信,不要再打我的頭了! 「趕快來幫忙搬。」學長如此說道,我才緩慢的、不,是快速的去幫忙。 至於我們現在在幫東西的原因是因為:在學長說要同居之後,賽塔非常有效率的把我跟學長兩個人的房間合併,但東西亂七八糟的橫躺在房間裡,所以只好趕快整理。 而且學長看起來好像好幾天沒睡了整個心情就是差的要命,為了我的小命著想我只好暫時屈服於惡勢力。 『啪!』、「褚!」學長毫不留情的巴過來,這次我整個人被巴到地上而且還不小心勾到隨便擺放的一旁的一大疊雜物,然後被活埋…… 痛痛痛……手腳頭都被硬生生砸個正著,衰人果然就是這麼衰!被人巴到地上還要被東西砸。 「褚,還好吧?」學長一把拉起我、呃,不要從腳拉我會更感謝你的學長,這樣容易腦溢血。 「我還好。」又不是沒有衰過,之前一衰起來的狀況還更離奇、嚴重……所以這種情形算是小巫見大巫吧。 當我在一瞬間陷入以前的悲慘回憶又回神之後,發現學長那雙紅眼緊盯著我,還上下打量著,怎麼有種被狼盯上的感覺?然後學長的眼睛閃過殺氣,我連忙在心裡澄清方才所想都是腦誤。 不要打我! 我在想完之後馬上摀住頭,這動作變得越來越習慣了……真是可悲的慣性。 「嘖!」學長迅速把我抱起,走了幾步之後再把我放到床上,「頭有點擦傷,我去拿傷藥,你現在的情形不適合用轉移。」 我點點頭,看著學長走出房間,但身體卻開始出了變化…… 頭暈目眩、反胃想吐,眼前漸漸陷入黑暗,「嗚…」我趕緊用手摀住嘴巴,深怕一個不小心吐出來就完蛋了。要是不小心吐在地毯上,賽塔大概會對我好好告誡一番;說不定學長房間的地毯是自己買的,一個要幾十甚至幾百卡爾幣的那種,真的吐下去,有那麼一點潔癖的學長絕對會把我殺進醫療室,然後等醫療班復活我之後再繼續殺,殺到他大人滿意為止。 死了再死,這感覺真不好…… 「噁……」我終於忍不住吐了出來,但應該慶幸我抓了垃圾桶。 嗯,沒抓錯,是本來放在我房間的垃圾桶。因為我很怕學長連房間裡的垃圾桶也是高檔貨,吐下去就會重覆剛才想的事情。 「我去拿個傷藥你在腦殘什…麼。」學長用力打開門,語氣停頓了一下,然後我聽見有東西掉落在地的聲音,接著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有股清清涼涼的感覺傳了過來,是種難以言喻的舒服,好像之前在羊水裡的那種感覺……「你那時候最好有感覺。」抱住我的人─學長冷冷吐槽。 是說,學長你連讓我做腦部運動的權利都不給我嗎!你不知道那是我僅存不多的樂趣,竟然連在腦中想事情都要被吐槽……我的人權到哪裡了? 「你的人權很久以前就在我這裡了。」學長說道,而我的頭上默默掉下幾條黑線,請為我逝去的人權默哀幾秒,「沒有這必要。」學長再度吐槽我! 默。 我決定不要再想任何事情了,學長一定是因為太久沒有好好休息所以今天才這麼反常愛吐我槽,現在還抱著我……抱‧著‧我! 耶耶耶耶!!!學長你怎麼會抱著我? 「不要大叫。」學長小力地巴我的頭,不是很痛,但卻有一股力量微微傳過來,就跟剛才學長抱住我的感覺是同一種。 學長一個彈指,裝著嘔吐物的垃圾桶就消失了,這也讓我察覺我已經不想吐的事情,還有那種頭暈、眼前一片黑的情形也在不知不覺當中消失了。 為什麼?我抬頭望著學長,希望學長可以解釋給我聽。 「提爾不是說我可以抑制你的詛咒?」我點頭,想當初我聽到的時候也是嚇了好大一跳。「我體內精靈的力量似乎可以藉由擁抱傳到你身上,幫你稍微把詛咒解開,讓你不會難受。」我再度點點頭,原來如此。 學長你這樣力量外洩不會有事吧? 「你以為我是你嗎?」言下之意就是沒事我知道了,用不著使用這麼拐彎抹角的說法,直接說沒事不是很快嗎?真不知道學長是怎麼想的,該不會真的跟夏碎學長之前跟我說的一樣吧─「悶騷」! 『啪!』、「不要以為你現在這樣我就不會打你。」學長又是一巴過來,嘴巴是這樣講沒錯,但是力道小了很多。﹝真的是悶騷耶!﹞ 「過來。」學長拾起地上的傷藥,向我招招手,而我也乖乖過去。 當學長的手沾著傷藥抹上我額頭的時候,我才真正感到疼痛,明明本來根本沒有感到任何痛的,卻突然痛起來。 「痛……」我忍不住喊出聲,「這麼點痛就忍不住了?」學長有意無意的加重力道,讓我更是痛得哇哇大叫,手腳亂揮亂揮之際好像不小心撇過什麼東西─一個溫熱、軟軟的長條物體…… 感覺好奇怪……什麼東西啊? 「我去浴室一下。」學長如此說道,便走進浴室,而我還在思考方才不小心掃過的不明物體到底是蝦米碗糕。嗯……經過我左想右想上想下想到處想的過程後,還是想不出來,就連平常我被學長稱做「想像力豐富」的腦袋也想不出個東西來。算了算了,想不出來就不要想吧,反正黑館裡的怪東西又不是沒有見過或碰過。 靜默。 突然有股酸味竄上口腔,為什麼我又開始想吐了? 「嗚!」我用手摀嘴,跌跌撞撞地走到浴室敲著門,「學、學長……」我無力地跪到在地,雖然嘔吐感有減少,但是依然很難過! 突然有隻手從浴室伸出來把我抓進去,然後我又被學長抱著了。 我現在才發現學長在沖冷水,「學長、嗚嗚嗚嗚!」不可以沖冷水啦!會感冒。因為學長在我一開口之後就我把我嘴巴捂起來,所以我只好在心裡想。 不過學長依然故我的沖著、被他抱著的我連帶也跟著沖,好冷…… 不過學長幹嘛突然想沖冷水?我不解地望著學長,現在的學長頭髮解下、一雙紅眼因為有水流經而顯得迷濛、身上的襯衫也緊貼身體,這樣的學長……有點帥、讓我,有點心動。 又是一陣靜默。 完蛋啦,馬麻!我竟然對學長感到動心啦!!我不要拉,我又不是喜歡學長的那些花癡女,洗掉洗掉上一句洗掉拉學長你什麼都沒有聽到拜託看在我現在還想吐的份上不要打我的頭說不定學長你一打下去我就吐在你身上了啦!等等,吐下去好像更慘,我記得上次學長說過我只要在吐在他身上的一次他就要把我種在不知名的角落…… 我趕緊抱住我的頭,等了許久學長依然沒有巴下來。 耶?學長你天線失靈喔?『啪!』、「講那麼多次叫你不要腦殘是沒聽見喔!」我才剛剛念起學長怎麼不巴我,馬上就被巴了。 人真的不能腦殘就像妖師先天能力者絕對不能隨便想著學長怎麼還沒有巴下來,不然…………絕對馬上會被巴!「那我就成全你。」、『啪!』我一點都不想要這種成全啊! 「夠了,去醫療班。」學長把我拖出浴室﹝我的後頸真的沒有貼著請拉我這種東西﹞,一個彈指我跟學長的身體都乾了,好神。 就在我還在為了學長這種能力驚嘆的時候,我們已經到了醫療班。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