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水漾梓生日賀文──【特傳、冰漾】都是牙膏惹的禍之愛的閃光無限量大放送

梓──夜風絮語: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54109
白夜茶──茶色幻想: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090269







「我回來了。」冰炎揉揉酸痛的肩膀走進房間。

不意外地,那熟悉的身影已在裡面等候,連晚餐都備好了。

「阿,學長你回來了!」

褚冥漾趕緊把手上的最後一道菜放下,撲進冰炎懷裡。這個懷抱,已經有五天沒有待了。

 

 

「嗯。」冰炎溫柔地抱著褚冥漾。這抹幽香他已經想了五天了。「我不在的時候,一切都還好吧?」

「呃……」褚冥漾有口難言,他到底該不該跟學長說千冬歲跟夏碎學長吵架還跑來家裡住的事情呢?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嗎?」見褚冥漾似乎有什麼事情不好說出口,他乾脆自己問了。

雖然要是他想知道的話大可用聽的,但他不想讓褚冥漾感到隱私被侵犯了。

「那個……千冬歲他阿……」褚冥漾要說不說的,讓冰炎讓想知道答案,只好偷偷開起竊聽系統﹝誤﹞。

「他跟夏碎吵架,跑到家裡來了?」冰炎再次為褚冥漾的好心腸感到無言。

「嗯……」褚冥漾點頭,對於冰炎聽他心聲這件事早就見怪不怪。

 

 

學長,你知道夏碎學長為什麼跟千冬歲吵架嗎?

「這種事情我哪會知道啊?我一回來就直奔這裡了啊。」攤手。

這傢伙到現在還不懂他的習慣嗎?「還是有空我去找夏碎聊聊?」

褚冥漾微微點頭:「飯菜要涼了。我去叫千冬歲?」

冰炎點頭,然後到廚房拿出碗筷。

 

 

「真是的……這對兄弟到底在搞什麼啊……」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處理這對兄弟吵架了,不過每次都很令他無言以對。

「冰炎學長,抱歉打擾了。」穿著和服的千冬歲微一傾身,對於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打擾的事情,三人都見怪不怪了。

「沒關係,我並不是很介意。你就好好休息一下吧。」冰炎笑了笑,開始品嘗五天沒有享用到的美味餐點。「我有空再去找夏碎聊聊。」

一旁的褚冥漾歪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呆呆地愣著幾分鐘,直到冰炎輕輕用筷子戳他的臉之後才回神。

「吃飯就吃飯,你發什麼呆?」雖然這樣的表情很可愛,他想再多看一會兒,不過他比較好奇褚冥漾在想什麼。

被戳的那人搖搖頭,扒了幾口飯之後繼續發呆。

冰炎沒有說什麼。反正想知道的話,等等再慢慢逼問就行了。

 

 

一旁的千冬歲吃了幾口,就放下碗筷,悄悄嘆口氣。

如果自己跟夏碎哥也能跟眼前的兩人一樣就好。

「……」夏碎的心情很不好。

他又跟千冬歲吵架了。

這麼安靜的房間,這麼凝重的氣氛,他受不了。他開始想念起千冬歲在的時候。即使他想念的人就在幾步遠的房間,他還是沒膽子去敲門。

只是,夏碎似乎忘了,千冬歲每次跟他吵架都會去住在自己搭檔家。

他就這樣靜靜望著愛人的房門,站了幾十分鐘。

 

 

夜深人靜,確定了千冬歲已經睡著了以後,冰炎把褚冥漾搖醒,把他壓在身下問:「怎樣?你要不要說了?」

褚冥漾搖搖頭,他也不知道詳細阿,只是在冰炎出任務第三天的時候,千冬歲就拿著行李來了,眼眶還紅紅的。

「所以你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吵架?千冬歲沒跟你說?」冰炎修長的手指畫過褚冥漾的嘴唇,「別擔心了,我看我這兩天就去找夏碎吧!」

褚冥漾輕輕點頭,然後用頭蹭蹭冰炎的胸膛,就沉沉睡去。

冰炎一邊撫著褚冥漾的頭髮,一邊想著兩兄弟的事,直到三點才睡著。

 

 

褚冥漾踏著不穩的腳步走出房間之後,就看到夏碎學長,「夏碎學長?」

「那個……千冬歲他還好嗎?我……」夏碎想說他想念他,但是這種事他只想當著當事人的面說。

「站在那裡做什麼?先進來再說吧。」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冰炎斜倚著門看向夏碎,「你也很想見他吧?」

冰炎跟夏碎到客廳談話去了,而褚冥漾則去千冬歲借住的客房,他知道千冬歲在夏碎學長來的時候就醒了。

「喂,我說你啊,幹嘛老是和他吵架?」冰炎遞了一杯水給進門後就安靜坐在沙發上不發一語的夏碎,自己則站在他面前似乎沒有要坐下的意思。

夏碎也說不出個所以然,明明是等了好久才等來的愛情,他卻無法好好對待自己的愛人──他的弟弟──千冬歲;他們始終沒有辦法像友人一樣幸福美滿。誰告訴他為什麼呢?

 

 

冰炎見他沒有要說的意思,便開口說了:「那我叫千冬歲出來和你談談好嗎?」

完全不給夏碎反悔的機會,冰炎直接轉身進房間把褚冥漾拉出來,「我跟漾要出去一下,你們慢聊啊!」

說完後還看了默默走出來的千冬歲和坐在沙發上已經愣住了的夏碎一眼。移送陣畫出後,兩人便消失,留下尷尬的另外兩人。

 

 

「等等,學長,他們!」褚冥漾的話語消失在傳送陣間,冰炎帶著笨笨的戀人來到甜點店,準備要好好開導開導。

「現在先別理他們,讓他們自己好好解決吧。總不能每次他們吵架都要跑來找我們當和事老吧!」

冰炎順手將湯匙挖了口自己的蛋糕塞進褚冥漾正打算發言的嘴巴。

「學、學長……」褚冥漾滿臉通紅,低下頭說不出話來。

「幹嘛?」冰炎邊喝蜜豆奶邊問。

「那個湯匙,你剛剛吃過耶……」

「是嗎?那又怎樣?」

冰炎不以為然的看了看湯匙,又說:「這個算什麼?我們不是接過吻了嗎?」

「你連間接接吻都害羞,那要不要來多練習?」

冰炎越發越靠近褚冥漾,後者的臉也越來越紅、越來越燙,「褚,發燒了嗎?」冰炎以一種明知故問的語氣詢問,讓褚冥漾的臉更紅了。

「怎麼還是這麼可愛!」冰炎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褚冥漾的臉頰。「不知道那兩人談得怎樣了……」冰炎和褚冥漾同時想著這件事。

算了算了不想了!冰炎很快地把自家搭檔的幸福危機拋到腦後,專心跟眼前的人共度難得平靜的時光。

 

 

「學長、學長!」

褚冥漾依然擔心的想著,忍不住喚了冰炎,可後者今天很像反常一樣在發呆,到底怎麼了啦?他很擔心夏碎學長跟千冬歲他們耶。

然後,褚冥樣做了一件很大膽的事情──他捏了冰炎的臉──

「你怎樣?」冰炎瞬間回神,瞇起紅眼盯著褚冥漾,臉上有著說不出的疑惑。

這小傢伙今天反常敢捏他了?冰炎這樣想著。

「呃……」褚冥漾頓時有種偷糖吃被當場抓包的感覺。

不過話說回來,那種感覺說是像吃糖一樣令人愉悅,可能還稍嫌不足。該怎麼說呢?雖然以前光是這樣看就覺得學長的膚質一定很好,但是今天真正摸到了,卻還是為那粉嫩的觸感而略感驚訝。學長到底都用什麼牌子的洗面乳還是有什麼保養的秘方啊?他改天一定要請教看看。那皮膚就像嬰兒一樣光滑細緻……

 

 

「……褚,你今晚,不想睡了嗎?」突然一陣惡寒襲來,嚇得褚冥漾趕緊閉嘴。不過,學長的皮膚真的比很多女人還要好耶……

「褚冥漾!」一掌從腦袋招呼,頓時褚冥漾眼前一片宇宙般的景象。

頭好痛好暈好難過。褚冥漾摀著頭連痛都不敢喊,他知道學長真的是生氣了,所以他很怕。

「嘖。」冰炎輕輕把眼前的人摟進懷裡,手以適當力道揉著剛剛在褚冥漾頭上被自己巴出來的一個小腫:「會痛就不要腦殘,我不是說了很多次?」

可是你可以不要聽阿,褚冥漾默默在心裡反駁,然後得到冰炎眼刀一枚,他被嚇得身體都輕輕顫抖著,學長好兇b!然後,褚冥漾眼眶開始冒出眼淚,他的黑眸眨呀眨的不想掉下眼淚,學長看到會討厭。褚冥漾想著。

「傻瓜,我怎麼可能會討厭你呢?當你這樣露出要哭不哭的表情時,是最迷人的你知道嗎?但是我絕不准你在外面露出這種表情,因為這是我冰炎專屬的。」

 

 

一句話就宣示了主權,冰炎倒也說得理直氣壯,臉不紅氣不喘的。

褚冥漾聽了這一席話是不哭了沒錯,不過整張臉卻漲紅了,連忙往冰炎的懷裡鑽。唉呀,羞死人了!學長沒事幹嘛突然來個真情大告白啊!冰炎沒說什麼,只是笑著將懷裡的人摟得更緊些。

這裡兩個人甜蜜的閃光大放送,可沒想到家裡還有兩個在愁眉苦臉。

 

 

﹝場景轉換﹞At冰氏夫妻家

「歲……」夏碎想握住戀人的手,迎接而來的是後者毫不掩飾的閃躲,他到底要怎麼做千冬歲才能夠消氣?

「我應該說過我還不想看到你。」特意在不想兩字加重語氣,千冬歲撇開臉,表情跟褚冥漾所說的紅眼殺人兔有些像──是非常生氣的面容。

夏碎望著千冬歲許久,才淡淡地說:「既然這樣,那我先走好了。」說完後夏碎便安靜地走出冰炎和褚冥漾的住所。千冬歲原本以為夏碎只是隨便說說,只等自己挽留他,但是沒想到他追了出去,卻沒看見任何人影,顯然是用了移送陣了。去了哪裡,他也無從得知。

這……是自己錯了?千冬歲全身力氣像是被抽走一般的、他無法支撐自己的身體站著,只好、跪倒在地,然後眼淚不住的奪眶而出,自己明明也很想跟夏碎哥好好的在一起,為什麼老是吵架呢?

「對不起,夏碎哥。」千冬歲只能在心裡默默的道歉,但見到了夏碎一開口便是之前那種氣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冰炎和褚冥漾回來了。「夏碎學長和千冬歲應該合好了吧?」褚冥漾抬頭問冰炎。

冰炎沒有馬上回答,靜默了幾秒鐘之後,才開口說:「不,我想應該是沒這麼快。」

「沒這麼快?可是我們出去了幾乎一整天耶!」

冰炎聞言挑了挑眉,微圍揚起嘴角說:「不然我們現在就進去看看?」

「嗄?不、不要啦!萬、萬一……」萬一他們在做什麼只有他們兩個才可以參與的事情那怎麼辦?到時候情況就會變得很尷尬耶!

冰炎難得地沒有一巴掌呼過去,而是惡質地笑一笑,接著冷不防地開了門。

褚冥漾會意到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頓時他的四周充滿了孟克的「吶喊」還扭曲版。學學學學學長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呢?要是不小心看到了不該看的怎麼辦啊!

 

 

「少囉唆!還不快進去!」冰炎一腳把褚冥漾給踹進門,和剛剛的舉動完全是兩個人。搞不好其實學長有人格分裂……「分你的頭!還不快去看看千冬歲!」

順著冰炎手指著的方向看過去,映入眼簾的是趴在地上哭到睡著的千冬歲。

「哇哇哇!!!!學、學長!夏碎學長他他……」夏碎學長跟千冬歲辦完事情之後,夏碎學長就把千冬歲丟在這裡這樣可以嗎?這行為不對吧!

『啪!』冰炎一巴成功KO褚冥漾:「你是想到哪裡去了!」夏碎要是那麼不負責任那他冰炎就看錯人選錯搭檔了!他的眼光絕對不會錯!秉持著「我是黑袍」的爛理由,冰炎認真的思考千冬歲會倒在這裡的原因。

「學、學長?你想千冬歲會不會還沒跟夏碎學長和好?」褚冥漾吃力地把千冬歲從地上扶起,然後戰戰兢兢地說出自己的想法,某某恍然大悟!原來如此,的確有可能。冰炎完全沒有想到這個原因,所以說戀愛中的人果然都是白癡。

 

 

然後,晚上大概九點時,千冬歲才從床上悠悠轉醒。

「夏碎哥……」本來以為自己已經被夏碎帶回家裡的千冬歲,在看到趴睡在床邊的褚冥漾之後,小小失望的嘆口氣,然後冰炎手腳輕盈的打了門又關了門走進來。

「醒了?」冰炎把毛毯批上褚冥漾背上,動作熟練地把褚冥漾抱到一旁的躺椅上,然後看著千冬歲,後者很清楚冰炎要問的是什麼,卻遲遲不肯開口,那種吵架原因,太丟臉了!

見千冬歲沒有開口的打算,冰炎決定自己先開口:「我想這不用我說你也該知道吧,每次你們吵架,你跑來這裡住,褚就很擔心你們。其實我並不介意這裡多了個客人,但是你也該為擔心你們的人稍微著想一下吧。」

冰炎朝著褚躺著的地方點了點頭。「對不起……」千冬歲低下頭。

他的確是沒想到漾漾會擔心他和夏碎的事情。他只知道遇到了什麼煩惱可以找漾漾訴苦,因為漾漾一定會聽他說直到他好過一點。

 

 

「對不起……」

「別說了,留著對在等著這句話的人說吧!我想他現在應該在紫館吧!」

「嗯,謝謝你,學長。」

「對了,我有一件事情要問你。」

「嗯?」

「呃……夏碎是不是真的對你做了什麼然後就把你丟在這裡?」千冬歲額頭滑下幾條黑線。

想也知道這種問題是誰問的。冰炎學長怎麼可能問這種問題。「……並沒有。」

學長是白痴!學長一定是白痴啦!在一旁早在冰炎抱起他時就已經醒了的褚冥漾聽到了這個問題之後臉上也佈滿了黑線。

 

 

然後冰炎一記眼刀又丟過去褚冥漾那裏了。

某人死都不張開眼睛承認自己醒了,我沒醒我沒醒!

「你沒醒的話要不我把你吻醒?」冰炎輕輕說出,然後原本還躺在床上死都不起來的褚冥漾馬上跳起,「我醒了我真的醒了!」誰不知到學長你說的吻醒根本是把我的鼻子捏住不讓我呼吸然後在搶我嘴裡僅存不多的氧氣啊!

然後冰炎又丟了個你知道就好的眼神過來。

一旁的千冬歲被眼前毫不掩飾在他這孤家寡人面前大放閃光的兩人徹徹底底閃到了!

可惡,雖然早就知道學長跟漾漾會不由自主放起閃光,結果自己還是被閃到了,不過這是在他沒有防備的情況之下才會被閃的,他以後一定會做萬全準備!千冬歲在心裡恨恨下了決定。

 

 

「漾漾。」

「嗯?」

聽到好友在叫自己,褚冥漾從放閃光的動作中清醒,閃光瞬間減了了不少,「對不起。」然後千冬歲的道歉卻嚇到他了!天天天呀,學學學長,千冬歲跟我說對不起,這是新的整人遊戲嗎?還是下碎學長對千冬歲做了甚麼事情讓他精神崩潰了!這樣子的話千冬歲沒事嗎?

『啪!』褚冥漾又被冰炎一巴KO!

「你在亂想就試試看!」紅眼殺人兔的眼神中很明顯地透露出:再亂想,就不要下床的訊息,這成功讓褚冥漾閉腦。

「因為我每次夏碎哥吵架之後都來這裡,然後一直跟你說話直到我心情好些,都沒有顧慮到你有多擔心。」千冬歲坦白地說出一切,從冰炎剛剛的言語的知道他那好友一定又亂想了……漾漾到底是把夏碎哥跟自己發生的事情想成什麼了?

千冬歲思考著,並且順便思考要不要請冰炎阻止漾漾跟不良少年看八點檔,看多了果然不好,看!本來已經很腦殘的腦袋變得更腦殘了!不過千冬歲忘了一點:是五色雞頭硬拖著褚冥漾去看八點檔的。

 

 

「主人的心情不好嗎?小亭的點心給你吃。」

小亭看見回到家的夏碎後,趕緊沖了茶端到房間,連同自己的點心一起送過去。在看到了夏碎憔悴的神情之後,小亭難得的讓出了點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