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悲劇




你想要遺忘過去的甜蜜。

然後在一次不經意因為任務受傷而被痛苦折摩好幾天之後,你發現:原來身體的痛苦可以讓你忘記記憶中的甜。

然後你開始無所不用的來傷害自己:牙齒、指甲、美工刀、細小的針甚至於敵人的攻擊或是詛咒──全成了你的工具。

你的好友不是沒有關心你、而是早就與你不相往來。

對此你沒有去挽留好友、沒有多加解釋、沒有傷心痛哭,你只是覺得:「遠離是對的喔。」

嗯、誰叫你是人人喊打天天被追的臭妖師呢。

 

 

最近,你時常想起過去,那段美好的高中生活。

那時的快樂、那時的幸福、那時的滿足伴隨著記憶一點一點填滿你的心靈,但你始終不會放任自己沉浸太久。

因為,會痛!

你抓起一旁的刀子、嗯,好像是菜刀的樣子,往自己身上割。

你看見鮮血緩慢地從靜脈留下,只有一點點痛。

但你覺得不夠、這痛不足以掩蓋甜蜜。

於是你拿起那刀,順著方才自己製造的傷口,使勁往下切!

大量的血紅染了你的眼、你的身、你的衣還有地板。

 

 

你滿意的笑了,手不是不會痛,很痛真的很痛。

幾乎要把整個手掌跟手腕分離的痛──很好!

那痛把你心中的甜全蓋過;那疼把你記憶中的人蓋過去。

真是好極了!你這樣想道。

然後你望向你的左手,『大概快斷了,啊、真的斷了!』

起初你只是想試著舉起左手,但只剩下幾個皮膚細胞連結的手掌,在幾秒之後跟著你的血投向引力的懷抱。

你一點也不著急、甚至連把手掌拾起的想法都沒有。

只是靜靜看著你的左手掌逐漸被血染紅。

令人絕望的紅啊!你覺得那畫面真美,不料眼前卻逐漸被黑暗掩蓋。

阿、我忘了止血了。

這是你昏去之前的最後想法。

 

 

再次醒來,眼前白亮、反射陽光而發出耀眼光芒的天花板讓你一秒閉上眼睛。

你不願面對那光、那白──不是你應得的。

唯一能陪伴你的只有黑與暗,所有被世人認為應與黑暗種族一同存在的東西,現在是你的最愛。

你嘴角掛著滿足的微笑,輕輕哼歌。

真寧靜。

你享受著這樣的寧靜,安靜的可以讓你好好休息──不必受到那甜、那幸福的襲來;不必以疼痛來遺忘所有;也不必想起親愛的……他。

然而,唯一敢親近你的風之精靈捎來信息:你那許久不見的好友們正往這裡過來。

 

你開始驚慌。

門是絕不能走的,一走出去馬上跟他們遇到;移動符早在與他分開後再也沒有用過、當然也沒有畫,那麼──跳窗吧!

你睜開雙眼,很快地發現這裡不是你熟悉的家,是醫療班總部。

門上有幾十道鎖和符咒,窗戶也不例外。

『我怎麼會在這裡!』這樣的想法充斥在你心裡。

他們的交談聲來到門外、甚至已經轉動門把,你依然不知道怎麼逃。

 

「夏碎?」

 

許久沒聽見的聲音壓下你的焦慮,就跟以前一樣。

你停下所有逃跑的動作,此刻你只想多聽一點他的聲音。

「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你輕輕道出他的真名,是許多年前他本人親口告訴你的。

現在的你,沉迷於他的聲音,不在乎內容、不在乎其他人,你只注意他。

 

學長……那是刻入你心的人,是他──那個新任精靈王,身旁有個沉魚落雁的王妃,人人稱羨的夫妻──而你早已從他的生命裡消失得一乾二淨。

「妖師的先天能力繼承者為什麼會在這裡?」

他的聲音裡有疑惑、有驚訝還有一點不易察覺的厭惡,而你發現了。

「無殿的董事要我們去找到他,然後我們發現他的左手手掌被切斷,本人昏厥。」

「我想我們在當年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他、我是說褚,是不是瞞著什麼?」

夏碎的發言讓你驚訝,無殿……是鏡還是扇亦或是傘?為什麼要找他!

還有,為什麼藏在心裡的事情會被查覺呢?

 

「那些都不干我的事。」

他直接的言語傷了你。

然後你開始不顧符咒被強行拆開之後會反噬到你身上的後果,徒手把符咒一張一張撕掉。

一口腥甜湧入你的咽喉,你不在乎了。

你從來不在乎自已會有多少傷口。

此刻,你只想逃!

 

 

喀、門被打開,而你拆符咒的工作也完結,你奮力一撞!

匡!玻璃巨大的破裂聲、細碎玻璃刺入你身,在你身上劃破傷口,你終於成功逃了。

「漾漾!」 「褚!」 「漾學長!」 

 

 

你從七樓下墜。

風從你身旁呼嘯著過去,耳朵轟隆隆地什麼也聽不真實,似乎有人喊著你的名。

嘛、無所謂。

你用米納斯的能力輕輕降落。

才想要走,你的手卻被抓著不放:「夏碎要找你。」

冷冷淡淡的語氣像利箭。

「我不記得跟藥師寺閣下有約。」

你以為自己會顫抖著回答,話一說出口,才發現原來自己的語氣跟他有得比。

冷淡。

 

他好像被你的話激怒,握著你的手漸漸收緊、力道加大。

嗯、大概瘀青了。你想。

他沒有放手的意願所以你只好掙扎。

這一動、這一掙扎,好像讓他更生氣。

「跟我回去!」

他如此說道,而你差點點頭允諾。

 

「你跟亞不能在一起,他有兩族的責任。」

「你無法為他生下後代。」

 

「請您放手。」

你用力甩開他的手,即使你有多麼想讓他握著你的手。

跑開。

被追上。

「你以為你跑得了?」他冷冷說道。

你當然知道跑不了。

然後,你冷不防被賞了一巴掌。

 

「讓殿下跟你這種低賤的種族玩追逐遊戲很好玩嗎?」

那是冰牙的使者。

火辣辣的痛印在你臉上,你沒有反駁、沒有還擊。

只是心很痛。

他沒有來關心你。

 

你才發現,你還眷戀。

──一切已是過去,何苦奢望令自己更傷?

 

 

「褚。」

你閉上雙眼,以前他喚你的聲音浮現腦駭,是幸福、甜蜜以及一絲痛苦。

你深呼一口氣,離開,只是好像聽到他依然喚你:「褚。」

這次你不再停下,急著離開、急著逃跑,你不能留戀、不能眷戀。

此次相見已足夠。

 

──……學長,是永遠不見。

──……學長,我還愛你呢!

只是,我們再也沒有相愛的機會了。

「妖師和精靈始終不能一起。」你說著,然後,安然離去。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