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95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再回首──驀然回首


 

 

 

 

 

「我想……說個故事。」混血精靈如此說道,銀中帶有一搓紅的頭髮如今凌亂地披散在身後,腹部的大洞源源不絕的流出鮮血,鮮豔得深深刺入眾人眼瞼,那紅──讓他們什麼也無法思考。

 

 

 

 

「說吧。」我們都在聽。沒有把話說完,昔日夥伴抿著嘴,強忍傷痛,直到方才都在試著止血的雙手中就像是放棄似的停止動作──他沒有辦法、沒有辦法讓傷口止血──那傷口,注定奪走精靈的生命。

 

 

 

 

他,無能為力。

 

 

 

 

「夏碎,我只跟你說……」混血精靈說得很緩慢、聲音很微弱,讓夏碎只能傾下身、用盡心力才只能聽得清楚。

 

 

 

 

不時傳來鳳凰族女孩的抽泣聲、雪野神諭之人的自責、奇歐妖精王子和狩人一族的吵架聲──亂哄哄的,可是混血精靈的每一字每一句,夏碎不能錯過。

 

 

 

 

「我說,現在就得毀掉!」這是妖精王子的怒吼。

 

 

 

 

「我也說了,等一下你是會怎樣!」此為平常溫和狩人的回吼。

 

 

 

 

而夏碎只能努力地、用力地請聽混血精靈口中的故事,一個漫長的故事──

 

 

 

 

也許這是他─被稱為冰與炎的殿下最後留下的言語──以原世界的說法來說就叫「遺言」吧?

 

 

 

 

「到頭來,我、什麼、都、沒有。」無論是親情還是愛情,他從未體會、就算有經歷過,也不久。

 

 

 

 

就連現在,短短的一句話被他自己說得斷斷續續,每停一次就吐一口血,多麼重的痛苦加在他身上,讓他幾乎想要放棄──他想死

 

 

 

 

「學長,不要說了!輔長快要來了!」平常活潑的鳳凰族女孩如今只能著急地大喊,她的能力救不回昔日仰慕的學長。

 

 

 

 

她,無能為力。

 

 

 

 

此時才想起,離開他們許久的友人所說的話:「我不是無情,只是因為多情,所以無法再繼續承受。」記憶中的那人說到這裡,眼中濃濃憂傷化不開,手指難過的絞在一起,目光卻小心翼翼地望著意氣風發的混血精靈,努力地把精靈的動作記在心裡。

 

 

 

 

那是怎麼樣的愛戀才能讓平常懦弱的友人下定決心離開──因為承受不了而離開──被壓得喘不過氣的愛戀讓友人決意遠離自己心儀對象。

 

 

 

 

當時鳳凰族女孩不懂,她似懂非懂,跟友人承諾會好好照顧混血精靈。

 

 

 

 

那麼,現在呢………………?

 

 

 

 

雪野下任繼承人在一旁氣憤地用拳頭打著焦黑樹幹。流血了,他不在意,不管怎麼樣的疼痛都無法比擬心中的傷痛,曾經答應的諾言,此刻毀滅了。

 

 

 

 

他應該要在混血精靈即將被攻擊的時候,掩護的!可是,卻因為一時失神讓友人請他照顧的精靈受了重傷,懊悔的心情怎麼也平息不下來。

 

 

 

 

他怎麼連這種事情都無法做到!下定決心要離開的友人,在離開前夕誠懇的對自己說過的唯一一次請求:「千冬歲,我沒有辦法照顧學長。所以請你代替我、至少在戰鬥的時候好好支援學長。」當初他信誓旦旦的保證一定做到,現在卻是這種情形,這要他情何以堪?

 

 

 

 

原來,他,無能為力。

 

 

 

 

一旁吵架的狩人與奇歐妖精,仍是不停爭吵,沒有停止、沒有結束。

 

 

 

 

吵得天翻地覆、只為了混血精靈的一點命──要現在就狠下心殺了、屍體也順便毀了還是要讓他自行離開走到主神的懷抱裡?

 

 

 

 

狩人堅持讓精靈自己走完這段路,可奇歐妖精不肯!「你不要忘了,他現在依然是鬼族想要的人!」奇歐妖精說出最可靠的理由──根據公會消息,安地爾已經帶著鬼族前來這裡,目的當然只有一個──亞那的小孩──也就是冰與炎的殿下。

 

 

 

 

「我知道、我又不是白痴我當然知道!」溫和的狩人不只一次爆了粗口,跟眼前的人爭吵,公會的消息他不是沒有接到,只是他不想這樣、他不能這樣做,因為自己跟那位學弟立下約定了,他不能違背!

 

 

 

 

「阿利學長,我要離開了。」 

「為什麼?」 

「沒什麼,想要自己去看看世界,想要長大。」

「是嗎?」 

「嗯。有件事情想要拜託你。」

「什麼事?」 

「學長是鬼族的目標,但我想他一定想要讓自己的生命好好逝去。」

「我知道了,我會幫忙的。」

狩人明白那位學弟為何離開,他不會阻止,只能答應學弟難得的請求,然後努力去做。

 

 

可惡!奇歐妖精瞪著眼前的人,他自己的戀人,卻始終不肯聽他的建議將混血精靈的屍體毀掉,他難道不知道那人仍是鬼族的目標嘛!

 

 

 

 

「那個,休狄王子?」 

「低賤的妖師。」

「可以請你幫我個忙嗎?」

「請幫助學長。」

那個低賤的妖師竟敢在說完話之後就自顧自地離開,本王子是有答應他了嗎?奇歐妖精想著,卻不再阻止與狩人爭吵,只是轉向消滅鬼族。

 

 

原來,他們都,無能為力。

 

 

 

 

 

 

 

 

 

 

「冰炎殿下請您離開。」這是那人冷漠的言語。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溫情已經不在了,被冷淡取代、被冷漠替代。

褚,現在才發現我愛你是不是太晚?

 

「褚!」你一把抓住那人的手,他一臉驚恐,拚命掙扎。

「你去哪裡了?這幾年來去哪裡了!」不論他如何掙扎,始終無法掙脫。

你沒有發現他的恐懼,像是有什麼東西絕不能被你發現的樣子。

褚,要是那時候我有發現你的感情,是不是結局就不一樣了?

 

然後你找不到他,找不到。

他用言靈封鎖一切自己的行蹤,你把所有心思放在找他,卻讓你的妻子不滿了。

「他只是妖師!!」妻子的尖銳怒罵,讓你火了。

「就算他是妖師也比你好!」

褚,如果我不結婚,你會回來嗎?

 

「學長,祝你幸福。」這是那人的祝福。

你沉浸在幸福裡,沒有發現那祝福的背後藏了多少他本人也沒有發現的苦澀。

他多麼希望你能夠看他一眼,可你沒有。

褚,如果我那時有發現你的情緒,是不是現在會不一樣?

 

「你已經,不需要我照顧了。」你如此說道,然後去出了任務。

你沒有發現自己時時刻刻惦記著他,你一樣以為那是出自於學長對學弟的感情。

褚,如果我繼續照顧你,結果會不一樣的吧?

 

你們的感情似乎好得太好了?

但你把這種感情全歸到擔心上,你沒有多想。

沒有多想,你已經失去了往後的機會。

褚,結果早在一開始就寫好了,對吧?

 

「我的、褚。」混血精靈這樣說著,但自己很明白:他不再是你的了。

 

 

自從他用言靈拒絕跟自己見面之後,你再也沒有任何他的消息、沒看見他的身影、沒聽見他的聲音、沒有了,什麼也沒有了……

 

 

 

 

混血精靈想念妖師了。是很想很想的那種想念,是恨不得將人揉進自己身體跟自己永遠在一起的那種想,是希望永遠都不分開的那種想。

 

 

 

 

「冰炎……」夏碎沒有多說什麼,只要教了混血精靈的名子,只是後者依然沉浸在自己的記憶裡,他不願從記憶裡離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