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1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冰漓晨漪生日賀文──【特傳、冰漾】畢業旅行




─……學長,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還會記得我多久?

         精靈擅記也擅忘。

 

褚冥漾站在自家學長門前想著,他可以接受沒有學長的日子,因為人總是要分離;但學長呢?是否也一樣能夠接受自己不在的事實?

也許學長會坦然接受。

也對,自己不過是在精靈漫長生命中的一個過客,怎能叫他將自己記入心裡,永不忘記?

只是自己難免感傷。

原來自己很害怕從朋友的記憶中消失、被遺忘。

 

『啪!』

「你又在我房外想一些有的沒有幹什麼!一個畢業旅行只不過短短幾天而已被你想成生離死別!」冰炎打開房門順手往褚冥漾頭上就是一巴然後開罵。

學長我只是小小感觸一下你有必要打這麼大力嗎?褚冥漾捂著頭,緩慢地在冰炎的眼神示意下進了房間。

「很吵。」兩個字簡短交代自己剛剛的暴行,冰炎唯一的安撫動作就是摸摸剛剛褚冥漾被自己打的地方,卻意外摸到一個腫包。

剛剛下手那麼重?冰炎自我懷疑,但他記得有手下留情了。

褚冥漾在冰炎的手撫上痛處時小小叫了一聲,不過在冰炎沒有問他的情況下,估計是沒聽到吧。很好,那只要自己的腦袋不要在白癡的把事情洩漏出去就行了!就讓這件事情石沉大海吧!

褚冥漾暗暗想著,而冰炎的紅眼直盯著他,手沒有停下的幫他揉著腫包。

「褚……」冰炎只不過剛開口,某人就像被雷公打到一樣跳起來。

激烈的反應讓冰炎瞇上眼,眼神透露出懷疑。

該死,學長該不會發現什麼了吧?「學長,怎麼了?」

「我應該要發現什麼嗎?」褚冥漾的腦袋總是很容易出賣他自己,冰炎只不過是一個懷疑的眼神丟過去就乖乖露出馬腳讓人問了。

褚冥漾暗自叫了聲白癡,一邊不著痕跡的後退,一邊讓冰炎的手離開自己的後腦勺,臉上掛著苦笑,「哈哈哈,學長你什麼都不用發現阿……」

然後,跑!

不過眾親不用想也知道小小一個無袍怎麼逃得出黑袍的手掌心、一個連基本言靈都學不會符咒線到現在依然畫的歪歪斜斜使用傳送符還有可能卡在牆壁裡的小小妖師怎麼可能抵得過一個基本上什麼都會什麼都不奇怪什麼任務都接的萬能混血精靈。

想當然,在小妖師還沒跑出房間,他就被紅眼殺人精靈抓到,並且帶到臥室。

冰炎一把把人帶進臥室然後壓到床上,一個他上褚冥漾下的曖昧姿勢。

「學、學長你不要過來!」褚冥漾一說出口就後悔了,這話根本是狗血灑不完巴掌甩不完的八點檔戲劇中即將要被暴徒強暴的女角所說的話嘛!

冰炎沒有說話,只是直盯著褚冥漾,紅眼裡的情緒太多太重褚冥漾很快地避開視線。

「傷怎麼來的?」

就、有一群女生叫我不要去畢業旅行,說妖師會壞了興致,然後順手推了我一把,然後我衰人的功力又重現江湖自己去撞到一旁的石頭這樣子而已啦……

「這樣而已……?」冰炎的臉瞬間嚴肅起來,然後起身打了通電話。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通話結束,冰炎轉過身準備要再問褚冥漾事情,結果後者已經睡了。

「褚,沒有人能欺負你。」

 

 

時間:畢旅當天  地點:泰●渡假村

 

這地點好正常……褚冥漾不禁感慨,原世界阿是原世界,不是到處充滿危機走到哪裡都可能會死掉的守世界啊!

冰炎挑眉看著這環境,然後發現一項令他很感興趣的東西。

千冬歲則是拿著筆記本嘴裡念念有詞,一旁的夏碎悠哉捧著茶細品。

然後其他人已經興奮的亂成一團!

「嘩啦嘩啦嘩啦…………」、「我跟你說……」一群一群製造出來的噪音讓本來待在一旁默不作聲的四人同時皺了眉。

『三姑六婆。』

『吵死了!』

『興奮指數高到這樣嗎?』

『希望冰炎別發飆阿……』

上午的活動就在這四人不同的想法下進行了,然後,來到一個最令人感到恐怖的活動!

「呀!好恐怖喔!」某某族公主對著只有三層樓高的單索尖叫。

此時又有幾個看似嬌弱的女生對冰炎說:「殿下,等等可以請你陪我們走嗎?」

『最好是你們會覺得恐怖啦!守世界的東西比這可怕好幾倍!』褚冥漾像是賭氣似的自己走上單索,冰炎看到了也只好趕緊跟上。

可在冰炎踏上單索前、在褚冥漾已經走到一半時──鋼索斷了、底下的保護網沒了──

「褚!」眾人只能眼睜睜看著褚冥漾摔落,伴隨冰炎的驚呼。

冰炎本來想跳下去搶救的行動被夏碎阻止,因為褚冥漾竟然浮上來了。

「學長,我有米納斯。」

是阿,還有米納斯。冰炎為自己的衝動感到好笑,怎麼老是為了他就失了理智?

 

 

時間:依然是畢旅  地點:劍●山

 

「學長你放手我不要坐G5啊!!!!!」

「囉嗦,乖乖坐就是了!」

褚冥漾被冰炎強行拖上G5,當他想逃走的時候安全栓已經落下了。

他只好看著米可蕥跟他揮揮手。

『匡匡匡匡匡匡』列車在上升途中不停發出的聲響讓褚冥漾害怕的閉上眼,他真的不喜歡玩這種東西。

當列車升到最高點,褚冥漾竟然看見千冬歲跟喵喵在下面的走道跟他揮手,他剛放開手準備打招呼的時候,列車就往下降了!

「咿────────!!」

十五秒,真的只是短短的十五秒,讓褚冥漾吐得昏天暗地,根本沒辦法玩接下來的東西。

「嘖,你很沒用。」冰炎在一旁說道。

褚冥漾給了個不滿的眼神,都說了我不要玩是學長你硬拉我上去的耶!

靜默。

冰炎嘆氣,這次的確是他的錯。

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沉重下來,「吶吶,學長,我想坐摩天輪。」

褚冥漾拉著冰炎就往摩天輪那兒走去,抵達之前還坐了360度旋轉的遊樂設施,但這個褚冥漾好像不會怕。

只是冰炎搞不懂,摩天輪有什麼好坐的?

 

「哇~」褚冥漾望著摩天輪外的風景驚嘆,冰炎只是坐在一旁。

然後,冰炎感到自己的嘴角被輕輕拉扯。

是褚冥漾。

「學長笑一下。」褚冥漾的眼神裡有著……冰炎不懂的感情。

總覺得學長這次出來都板著臉呢……不是為了我擔心就是像現在這樣好像在生氣……我希望學長能夠開心一點,畢竟是只有一次的畢業旅行不是嗎……?

把褚冥漾心裡所想的一字不漏聽進去冰炎,漾開了一抹淡笑。

咦咦?學、學長笑了!雖然不知道學長是想到什麼才在笑,不過真的很漂亮呢!

聽著褚冥漾的話,冰炎知道褚冥漾眼裡是什麼感情:是不捨。

「褚,不想離開我嗎?」

褚冥漾下意識搖搖頭,然後被冰炎攬入懷裡。

冰炎的手輕輕撫著褚冥漾的背,一下一下,讓懷裡的人從畢旅開始就有的不安情緒消失。

他怎麼會沒發現褚冥漾從一開始就有的不安呢?冰炎暗暗想道。

「那就不要離開了。」

冰炎的話讓褚冥漾抬頭望著他,一臉不可置信。「不、不可能,一定會離開的。」

他是人,壽命充其量不過短短一百年,怎麼可能不離開!

「褚,我不會放你一個人走向安息之地,懂嗎?」

「你不會一個人離開。」

這是承諾,颯彌亞對褚冥漾的承諾。

 

「學長,主題是畢業旅行耶,為什麼會講到這裡?」

「嘖,這種小事就不用管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