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49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情人節賀文──【特傳、冰漾】The gift of Valentine's Day




 

 咳咳,這是一個有關悶騷混血精靈跟純潔一代衰人的愛情故事。

 

 

 

 

  時間是在他們交往的第三年,混血精靈在情人節前夕卻疑似劈腿了?!

 

  話說,最近這個純潔的一代衰人老是找不著他那悶騷的混血精靈愛人。

 

  打他手機聽到的不是那充滿了磁性與媚惑的好聽聲音,而是冷冰冰沒有半點情感的語音信箱;常常神秘兮兮的出門,到了三更半夜才回到家。據說最誇張的紀錄是搞失蹤長達三天,問他他卻什麼也不回答,真是令他擔心他那悶騷的愛人是不是在外面與別人有染了。

 

  況且,根據某情報班好友的消息:混血精靈最近似乎跟某妖精族的公主走得很近,又是去靈地找材料的、又是去幫她找寶石裝飾的……這、就算是是一代衰人都沒有這麼好的待遇啊!

 

  這種種疑似劈腿的跡象令一代衰人不禁都要問問:到底當初是誰說要是不和他在一起就要種到外太空去的?現在又是誰做出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矛頭全指向同一個人。

 

  唉,誰叫他愛上了善記又善忘的精靈呢?但是一代衰人仍然在等待,等待著他給他一個交代。

 

  更何況,他還能做什麼?他根本就打不過那悶騷的混血精靈啊!

 

  但是,混血精靈依然早出晚歸,就連一代衰人為他準備的早餐中餐晚餐也沒見他動過半口。

 

  就這樣,兩個人見面的時間越來越少,不是一代衰人睡了就是混血精靈根本沒有回來過……眾人都不禁懷疑,這混血精靈到底在幹嘛呢?

 

  啊啊,難道他一代衰人和混血精靈的戀情就這麼告終了嗎?當然不是啊,不然我們的故事要怎麼繼續呢?

 

 

  「學長,在做甚麼呢……」褚冥漾看著滿桌的飯菜,嘆氣。

 

  自己已經有多久沒看過學長了,他早已算不清楚了,一星期?兩星期?還是一個月?

 

  突然,他聽到一陣熟悉且久違的腳步聲,久違到他開始懷疑是不是太久沒見到他太想他而產生了幻聽,但是從背後朝他襲來的溫暖懷抱卻告訴他這不是幻覺,是真實的。

 

  「學長……?」褚冥漾捂著嘴,一臉不可置信,後面那個真的是學長嗎?

 

  「嗯,我在。」冰炎把頭埋在褚冥漾肩頭,他承認這陣子忽略戀人了。

 

  天知道一代衰人盼這個溫暖的懷抱盼多久了?但是只要他回來了就好,這樣之前莫名其妙消失、不回電話等的事情他可以就這麼一筆勾消,甚至連和某妖精族公主走得很近他也可以……慢著?和別的女人走得很近?不行,就這件事情他絕對沒辦法就這樣算了!

 

  「等等,學長!你跟妖精族公主是怎麼回事!你劈腿嘛!可惡啊!當初說不跟你在一起就要把我種到外太空的人是誰?結果現在學長你自己劈腿?很好!那我也劈腿好了!」褚冥漾忍不住怒氣,對著冰炎就是一段話脫口而出,他的腦子已經沒有辦法理智思考。

 

  「慢著,褚!我……」話還沒說完,只見褚冥漾迅速的丟出傳送符,當著他的面消失了。真不知道該不該說是以前太常逃跑因而動作熟練還是他把他教得太好了以致於剛剛那樣的動作根本就是反射動作絲毫不用思考。冰炎苦笑,誰叫自己要做這麼多讓人誤會的事情?不過,他剛剛居然說他也要去劈腿,真的是……劈腿?他敢?不行,要是褚冥漾真的劈腿了,他颯彌亞的面子要往哪裡擺?他絕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絕對要逃到你找不到……褚冥漾下了此決心之後,暗自慶幸他把所有學長牌傳送符都帶出來了!

 

  出來是出來了,但是……接下來該去哪裡好呢?他完全沒有頭緒啊!剛剛全是憑著一股怒氣,根本就沒有好好思考過接下來該怎麼做啊。

 

  況且憑他家學長一定一下就找到自己了……啊靠北邊走,找來了!褚冥漾趕緊又丟下傳送符閃人。

 

  「……」看見自家愛人躲自己躲成這樣,颯彌亞還真的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他默默的告訴自己,下次那些可能會幫助褚冥漾逃跑的東西只要是在他的地盤都得被列為管制物品,不可以放在隨隨便便就拿得到的地方。接著便又開始搜索自家愛人的所在位置了。

 

  褚冥漾隨便把自己傳到的地方,似乎很漂亮,但是,學長又來了啦!!!!

 

  顧不得欣賞美麗的風景,褚冥漾又急忙地把自己送到下一個地方去。

 

  只是,颯彌亞卻早他一步抓住自己的手──「還想逃?」颯彌亞臉上露出其他人看了絕對算得上溫柔的微笑,但是那在褚冥漾的眼裡根本就是死神迎來的笑容啊!!

 

  「學長你放手!」褚冥漾努力想掙脫,但是就憑他怎麼可能逃得出紅眼殺人兔、不,是混血精靈的手掌心呢?他別過頭,不想正視那張明明看了超過三年卻依然令他臉紅心跳的臉蛋。

 

  可惡,他絕對不會妥協!先劈腿的是學長、先劈腿的是學長、先劈腿的是學長、先劈腿的是學長、先劈腿的是學長、先劈腿的是學長!褚冥漾的心裡不斷重複這句話,而這句話也一點沒少的傳進颯彌亞腦裡。

 

  「那種骯髒的事情我才不屑去做呢!還是……」颯彌亞硬是把褚冥漾拉進自己懷裡,強迫他盯著自己,「你希望我真的劈腿?」颯彌亞笑得一臉邪惡,褚冥漾則是欲哭無淚。

 

  有沒有誰能夠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情形啊?褚冥漾哀嚎。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啊!為什麼現在看起來反而比較像是自己做錯事等著被罰啊?

 

  「那、那個妖精族的公主是怎麼回事?」先撇掉剛剛一瞬間的不屈感,褚冥漾瞬間回問,但是颯彌亞這次卻支支吾吾說不出口。

 

  「我想,這件事情還是讓我來解釋好了。」第三個聲音的出現打斷了兩人的對峙(?)。

 

  從傳送陣踏出來的是紅眼殺人兔的紫袍搭檔──夏碎,而站在夏碎旁邊被夏碎環住肩膀的是自家弟弟兼愛人──千冬歲。

 

  「夏碎!」颯彌亞出聲制止。該死,如果現在讓夏碎解釋了,那自己的心意就沒用了!

 

  但是前者像是沒聽到一樣,深呼了一口氣:「那個妖精族的公主,即將逝去了。而她生前最大的心願就是希望冰炎能夠來看她、不用愛上她,只要可以陪她聊天,或是一起製作工藝品就可以了。」

 

  「咦?」褚冥漾聽到夏碎的解釋後愣住了。紅眼……呃不,學長居然會做這種事?真是一點都不像他。

 

  而一旁的颯彌亞嘖了一聲便把頭別開了。

 

  「難道是有什麼報酬嗎?」褚冥漾回過神後這麼問。

 

  「這個阿……」

 

  「夏碎你再說就試試看!」已經把幻武大豆拿在手裡,颯彌亞對於最後的事情非常堅持,日子還沒到,褚冥漾就不能知道!

 

  「好吧好吧,那剩下的就你自己處理囉?我們先走了。」夏碎笑得一臉無害,摟著千冬歲一起自傳送陣消失了。

 

  褚冥漾默默的望著他們消失的地方,一邊想著到底該問「結果千冬歲到底是來幹嘛的?」還是「所以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而且,他剛剛真的又被閃到了!「其實千冬歲是來放閃光的吧?」褚冥漾不禁脫口而出。

 

  「嗯。」颯彌亞答。

 

  但是他們兩個沒有人想去動現在的姿勢,畢竟……一動,可能會重複剛剛的你追我跑。

 

 

  「啊啊我累了!」僵持了幾分鐘後,褚冥漾索性就地盤腿坐下。

 

  雖說他不再逃跑,但是他也沒有要理會紅眼殺人兔的意思。一旁的颯彌亞很無奈的看著背對著自己不想講話的妖師,一時也不曉得該怎麼辦。

 

  他不想再玩你追我跑的遊戲了。

 

  「學長,你做的事情,跟……我有關嗎?」

 

  「廢話,不然你以為我想去陪她?」

 

  然後又陷入沉默。

 

  「喔……謝謝你!」褚冥漾小小聲的說。

 

  儘管很小聲,颯彌亞還是一字不漏的接收到了。而他給予的回應是一個足以溶化一代衰人小妖師的擁抱。

 

  天!誰曉得這懷抱他想幾天了……

 

  「褚……」颯彌亞還想對褚冥漾說些什麼,但後者卻陷入熟睡,讓他啞然一笑。

 

  颯彌亞的手撫上褚冥漾的眼,觀察力超群的他怎麼可能沒發現戀人淺淺的黑眼圈……「褚,晚安。」然後他們回到黑館。

 

 

 

 

  颯彌亞把所有的動作放到最輕──包括替小妖師更衣,將小妖師放在自己床上,甚至是自己擁著他入眠──深怕一不小心就會驚醒了小妖師。

 

 

  於是,我們的一代衰人小妖師醒來後就是這幅情景:自己被人抱在懷裡當抱枕,而且這個人呼出的氣息近得幾乎吹上他的臉龐。由於小妖師是背對著颯彌亞,所以他連想要把握機會看看颯彌亞睡容也沒辦法。

 

  「學長?」他疑惑的喊道,身後的人馬上醒來:「什麼?」颯彌亞讓褚冥漾面對自己,然後輕聲問道。

 

  「你今天,不用出去嗎?」褚冥漾那雙精緻的黑眸眨呀眨,甚是可愛!

 

  「嗯……再陪你一下。」颯彌亞可不想讓單純的可以的戀人再次誤會。

 

  就在這時,颯彌亞手機不識相地響了。

 

  「嘖!」颯彌亞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把臉貼近小妖師的背,大有等到對方自己掛斷的意味在。

 

  「沒關係,你去接起來吧!」颯彌亞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手機接起來,同時另一隻手還緊緊摟著小妖師,彷彿害怕小妖師會再度逃跑似的。

 

  從電話另一頭傳來的消息令颯彌亞不禁瞪大了眼。「公主她……」

 

  『公主,已於昨日深夜辭世……』因為彼此之間的距離很近,所以褚冥漾也確實把惡耗聽進耳裡,他睜大眼睛,一副不可置信。

 

  颯彌亞把電話掛了之後,一臉不知該做何打算的沉思表情。

 

  過了許久,小妖師輕輕握著颯彌亞的手,說:「我們……一起去公主的葬禮,好嗎?」小妖師知道其實颯彌亞很猶豫要不要去,他也知道颯彌亞很怕自己再度逃離他的身邊。與其在一旁看著他煩惱,不如自己親自陪著他。

 

  「褚……」颯彌亞抱住褚冥漾,他曾經想過情人會不願跟自己去,看來是他心胸太小!

 

  小妖師摩蹭著颯彌亞的胸膛,怯怯地問了:「學長……我什麼時候才能知道你瞞著我做的事情是什麼呢?」

 

  「不是不說,是時機未到!」颯彌亞恨恨地回答,該死!褚在蹭下去就別怪他!

 

  「那好吧!」小妖師掙開颯彌亞的懷抱,跳下床,「學長,我餓了,想弄點東西來吃。你想吃什麼?」

 

  「隨你。」其實只要是眼前的人做的,只要不是太甜,颯彌亞都吃!

 

  「嗯……那就吃蛋包飯囉?」小妖師走進廚房開始翻找食材和廚具。

 

  「好啊,隨便你弄。」颯彌亞則走進浴室開始梳洗。

 

 

 

  褚冥漾一邊烹煮一點思考學長到底會瞞他什麼?以前從來沒有這樣子過的阿……

 

  不專心的褚冥漾一邊想一邊切著紅蘿蔔,眼看著刀子就要朝他的指尖親下去了……

 

  這時,一股外力阻止了他拿著刀子的手,刀鋒距離他的手指只有零點幾公分。

 

  褚冥漾眨眨眼,不明所以的往旁邊看,映入眼簾的是光著上半身、只穿一條牛仔褲、頭髮還滴著水的颯彌亞抓著他的手。顯然在他阻止自己之前,正在用那條現在披在他肩膀上的毛巾擦頭髮。

 

  「專心一點,我不是吸血鬼,沒有喝你血的嗜好。」

 

  「什麼啊!我也沒有想讓學長你喝我的血。」褚冥漾微嘟著嘴,只不過是稍微走神而已,學長那樣說還真傷人。

 

  幾乎是把眼前的胡蘿蔔當成戀人一樣洩憤,褚冥漾切了一條又一條胡蘿蔔,「褚,你打算炒胡蘿蔔飯?」颯彌亞實在看不下去,出聲詢問。「反正學長是紅眼殺人兔,這樣剛剛好啊!」

 

  「你說什麼?」紅色的眼睛瞇了起來,褚冥漾知道大事不妙了,趕緊改口:「沒、沒有啦,我是說,多吃這個對眼睛好啊!對不對?」颯彌亞哼了一聲,坐到沙發上看起書來了。

 

  就某方面而言,學長實在是很像吸血鬼啊!有紅色眼睛的人可不是隨隨便便走在路上都遇得到的好嗎?

 

  「褚!」一本厚厚的書從沙發那兒飛過來,幸虧自己發現得早,及時閃過。

 

  不過某人的巴掌可就沒那麼好閃了。

 

  「學長!很痛欸!」

 

  「你要是再不專心一點,等一下真的切到手我可不管你!」

 

  颯彌亞說完話,便把方才丟出的書撿起,準備回客廳閱讀。

 

  而褚冥漾伸展一下身體,但手上的菜刀卻不翼而飛,準備要拿來切水果的刀子卻直直落在自己腳上。

 

  「咿呀啊啊啊啊─────!!!!」

 

  沒想到颯彌亞的話才剛講完,廚房就傳來慘叫聲!

 

  「好痛好痛好痛痛痛痛啦!!!!!」褚冥漾手上的菜刀早就不知跑到哪裡,然後另一把更鋒利的菜刀如今卻倒插在他的右腳腳掌,鮮血不停流出,在乾淨的地板蜿蜒向外延伸。

 

  「褚!」颯彌亞衝進廚房,看到此景先是在心中小小的喊聲該死,然後小心翼翼地把褚冥漾抱到沙發上,拿出之前不小心從醫療班拿出來的麻醉劑,讓褚冥漾的右腳局部麻醉。「我數到三,就把刀子拔出來?」

 

  「不要不要好痛好痛────!!!」

 

  褚冥漾的哭喊聲把黑館的其他住戶也引來了,其中比較激動的安因還踹破門衝進房間……

 

  「漾漾沒事吧!」

 

  其他人看見這副景象,臉上都不禁露出擔心的神情。

 

  「褚,我幫你麻醉了也打了止痛劑,乖,我把刀子拿出來喔。」

 

  「我不要不要不要不要─────!!!」

 

  儘管颯彌亞怎麼哄騙,褚冥漾就是不肯答應,讓眾人看了也不免更為擔心。

 

  安因見狀,默默的走到褚冥漾身後,伸手遮住他的雙眼,順便把他成功的壓制住了。

 

  「唔,誰、誰啊?」褚冥漾感到莫名其妙。

 

  「好了,動手吧。」安因點頭向冰炎示意。

 

  「什、什麼?」就在褚冥漾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颯彌亞已經把刀子取出,還順便止了血。

 

  安因把手從小妖師的眼睛上移開時,小妖師的腳已經被上了藥還被纏上繃帶了。

 

  「結、結束了嗎?我怎麼一點感覺都沒有?」

 

  「廢話!我已經先上了麻藥,當然不會有感覺!」

 

  「耶?為什麼大家都在?」

 

  「還不是因為你這個白癡,叫你專心一點就不聽我才一轉身就聽到你在慘叫又回過頭去看發現刀子已經插在你腳上,還叫得那麼大聲,哭成這樣丟臉死了!」颯彌亞終於忍不住怒氣開罵,嚇得褚冥漾顧不得腳傷就直往安因身後躲。

 

  「好了好了,既然已經沒事了,殿下就別再責罵漾漾了吧!不過為了安全起見,等等還是去給輔長看一下比較好。」

 

  安因連忙站出來緩和氣氛。其他人看看沒什麼事情便紛紛回去了。

 

  『嗚嗚,安因人真好。』褚冥漾想道,然後被冰炎拉進傳送陣。

 

 

  「唷唷唷,看看是誰來啦?大美人冰炎殿下和可愛的小漾漾耶!什麼風把你們吹來啦?」一見到從傳送陣踏出來的兩人,輔長便輕浮的打招呼。

 

  「少在那邊耍嘴皮子了!褚受傷了,雖然做過緊急處理,不過還是請你幫他看一下。」

 

  「漾漾小朋友哪裡受傷了?」

 

  「腳。」褚冥漾心虛的把腳伸出來,輔長一把繃帶拆掉,剛剛那傷口卻已經微微滲血,甚至有點裂開,褚冥漾連看都不敢再看一眼。

 

  「膽小鬼!」冰炎冷冷的說,但是看到褚冥漾小狗般楚楚可憐的表情和淚汪汪的大眼,心又軟了。

 

  他轉頭問輔長:「這傷勢很嚴重嗎?」

 

  「是滿嚴重的啦!不過不會很難治,半個小時後保證跟新的一樣!」

 

  「那就好。」

 

  就很恐怖阿……褚冥漾無言心中抗議,然後腦中被入侵:『唔喔喔喔!!!大美人耶!!!!』

 

  靠!是色馬!

 

  「靠!閃邊涼快去!」颯彌亞瞬間KO,醫療班多了獨角獸雕像一座,然後輔長的手開始往褚冥漾的小腿摸去……

 

  「靠!你在幹嘛!」颯彌亞踹完式青,一轉身就又看到輔長在性騷擾褚冥漾,再踹!

 

  瞬間醫療班多了兩座雕像,褚冥漾的傷口改換月見治療。

 

 

  經過了一番折騰(對某人來說是啦)之後,褚冥漾的腳總算是痊癒了。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在做菜時分心嘛!」颯彌亞朝小妖師的頭上敲了一下。

 

  「對不起嘛!以後不敢了啦!」抱著頭,小妖師往颯彌亞的懷抱裡鑽。

 

  「好了,該走了。」

 

  「嗯?什麼?」

&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