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95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愛呢?



  「學長、你還愛我嗎?」

 

「學長,如果不愛我,就分手。」

 

 

褚冥漾對著颯彌亞說了兩句話,就跟著白陵然回到七陵,而颯彌亞也呆愣在原地……『我……愛褚嗎?』他如此捫心自問。

 

 

如果在以前,他可以很有自信、毫不猶豫的說:「是的,我愛褚!」

 

但是現在,他已經無法確定自己真正的想法到底是什麼了。

 

 

他對夏碎動了心!颯彌亞無法把注意力放在褚冥漾身上,每一天、每一時,他現在想的都是它的搭檔──藥師寺夏碎。

 

 

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對夏碎有心動的感覺,自己也說不清了。

只是當自己注意到的時候,似乎已經來不及了,對他的感覺已經無法克制了。

 

 

到底該怎麼辦?颯彌亞如今陷入兩難。

 

一邊是自己許下承諾要守護一輩子的人、一邊是令自己心動不已的人,選誰?

 

不管選哪一邊,都注定會有人受到傷害,怎麼選擇都不對。

 

怪只怪當初自己太大意,居然被情感給左右了。

 

 

 

 

另一邊的褚冥漾一到白陵學院就抱著白陵然痛哭失聲……

 

「學長、學長不愛我了!」他喊著,是他自己第一個發現颯彌亞看著他的眼神不再有愛、是他自己跟颯彌亞提起這個問題、是他,都是他自己。

 

所以現在這樣,是他咎由自取!

 

「我好愛學長,可是、可是,學長不愛我了!然,學長不愛我了!!!!他不愛我了!!」

 

 

褚冥漾不斷哭喊著,但是白陵然什麼也做不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給自己的表弟──一個擁抱。

 

 

他好後悔好後悔自己跑去找學長攤牌。

 

 

 

要是就這樣傻傻的裝作什麼也不知道那該有多好?這樣子的話,就算學長不再愛他了,學長也還是一樣會遵守曾經給過自己的承諾對吧?即使學長不再愛他了……

 

可是,這樣又有什麼意義呢?學長的人在自己身邊,心卻已經不曉得飛多遠了,這樣自己只會變成束縛學長的牢籠而已吧……

 

 

「沒事了,漾漾。沒事囉……」白陵然哄著褚冥漾,但是後者的情緒並沒有被平撫,而現在竟然出現那人的傳送陣!

 

「你來幹什麼,藥師寺夏碎閣下?」白陵然咬牙切齒的說,前者只看了一眼褚冥漾:「我不會跟冰炎在一起。」

 

「冷靜點,然。」褚冥漾站出來擋在白陵然前面,怕他會一時氣不過而動手打人。「夏碎學長,就算你這麼說,我也還是不會回學長身邊的,他已經不愛我了。你難道不明白嗎?他的心已經在你身上了!」

 

 

都已經得到學長的心了,現在這麼說是想同情自己嗎?褚冥漾瞪著夏碎,既然學長的心不在他身上,那他會退出的!

 

 

「不,你不懂!我愛的並不是冰炎,我愛的其實是──」夏碎試圖辯解,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另一個顯然不該出現的人卻從傳送陣中踏出來了。

 

是冰炎。

 

「夏碎,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別忘了我們還有任務……」冰炎注意到旁邊的另外兩人時,心裡暗叫一聲不妙,自己剛才居然沒搞清楚就把自己送過來了。

 

「看,現在都已經找人找到這裡來了,還有什麼話好說?兩位請回吧!不送了。」白陵然的語氣極為冷淡,帶著褚冥漾轉身就離開了。

 

 

 

這邊的颯彌亞跟夏碎的氣氛也相當差,夏碎不想跟颯彌亞說話,而颯彌亞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颯彌亞知道是自己的錯,他無法狡辯,但是感情的事又有誰說得準?他也知道夏碎愛的不是他,可是他也不想就這樣隱藏著自己對他的心意。

 

 

 

 

他到底該怎麼做才好?他想找人商量,卻不知道要找誰。要是回無殿去,肯定又會被扇那老妖怪給取笑了吧?光是用想的就不舒服。可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

 

 

褚、夏碎?選誰,他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兩全?颯彌亞只是獨自一個人苦惱,他沒有發現褚冥漾還看著他,然後又留下了淚。

 

『學長,真的好愛夏碎學長……』褚冥漾掩面而哭,颯彌亞從未為他露出那種表情。

 

 

夏碎對眼前的場景感到不忍心,索性使用傳送陣離開了這裡。颯彌亞愣了一下後,也使用傳送陣離開了。他還是沒有發現褚冥漾的視線一直離不開他。

 

 

 

 

什麼時候愛與被愛成了這麼複雜的問題了?

 

愛,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被愛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而他們現在竟然在這種問題中打轉,一個很簡單的問題,什麼時候才能解開?

 

 

 

 

任務進行的期間,夏碎一直避免和颯彌亞有所交談,除了任務相關其他一律不談。

 

颯彌亞自己也很清楚,今天這般窘境全是自己的任性和不負責任造成的。

 

 

 

 

「夏碎……」颯彌亞在任務結束後想跟搭擋談話,但是夏碎轉身就走,連一點說話的空間都沒有留給颯彌亞。

 

 

 

「哎呀哎呀,這不是小冰炎嗎?怎麼看起來這麼沮喪呢?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呀?」熟悉卻惱人的聲音自背後響起。

 

颯彌亞連頭也不想回就打算走了。他不想這種時候還得受老妖怪揶揄。

 

 

但是Atlantis的扇董事可又是當假的?雖然手法粗暴了點,但她還是成功的放倒颯彌亞再扛回無殿去了。

 

 

 

小冰炎阿……你真的搞懂真心了嗎?你真的知道自己想要攜手共度一生的人是誰了嗎?傻孩子,這種事情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又何必自己一人苦惱了?扇看著被她放倒帶回無殿、現今躺在床上的颯彌亞,語氣中帶有滿滿的不捨。

 

 

也不曉得扇敲在颯彌亞頭上的力道有多大,搞得他整整睡了三天才起來,起來時腦袋還昏昏沉沉的。

 

 

「奇怪,我怎麼會在無殿……可惡的老妖怪!看我宰了你!」颯彌亞跳下床,抄起放在床邊的烽云凋戈就想去找扇算帳。

 

這時房門打開了,Atlantis三位董事分別走了進來。

 

「坐下,颯彌亞。」首先開口的是傘董事,颯彌亞依言行動,然後他才發現三位董事的臉色有多難看。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颯彌亞試探地問,而扇一臉沉重地開口:「褚冥漾,過世了……」

 

「什……麼……?」颯彌亞一臉不敢相信的表情,全身不住的發抖,連手上的烽云凋戈也因為顫抖的雙手握不住而掉到地上。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颯彌亞大吼。

 

「我想你應該沒有知道原因的必要吧,你只要知道他過世的消息就夠了。」

 

  「不、請告訴我原因,我要知道為什麼!」

 

  「你傷他傷得還不夠深嗎?連他死後你也要他不得安寧嗎?」扇哽咽著說。

 

  「其實你只是想確認他的死和你有沒有關係而已對吧?你根本只是想求個心安而已吧?」鏡董事冷冷的說。

 

  「你把褚冥漾那個孩子當成什麼了!」「工具?還是戀人?你還有珍惜他的心嗎?」鏡的語氣越發越嚴厲,而颯彌亞低下頭看不清楚表情。

 

  半晌,颯彌亞才開口說話:「我……想親口向他道歉。」

 

  這是他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情,既然褚冥漾已死。

 

  「來不及。」傘說,颯彌亞抬起頭不解地望著自己的師傅。「小朋友,已經火化了……」扇說完之後,眼裡的眼淚終於忍不住落下。

 

  那是她多麼珍愛的孩子,好久都沒遇到那麼純潔的孩子,卻死了……!

 

  「颯彌亞,你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你而死。」語畢,鏡便離開房間,她對這個徒弟沒有什麼話好說,她甚至不想承認颯彌亞是她的徒弟!

 

  「颯彌亞,深思。」傘董事說完後也跟著離開,他不是沒有感情,只是褚冥漾的死對他來說,太過震驚,他的一切情緒已經因為這樣暫時停擺了。

 

 

  責備,就讓鏡去做吧;哭泣,是扇的工作,而他只能在心裡期望:褚冥漾與颯彌亞的緣,下輩子別再續了……再續,也只是徒增傷悲!

 

 

 

 

  遠方,一個身影悄悄收回使役,不著痕跡的離去。

 

  沒想到這次的調查結果這麼出人意料,看來回去可以和那位打算暫時消失一陣子的人報告了。

 

 

 

 

  「褚……我的褚……」颯彌亞躺在床上喃喃自語,喊著褚冥漾的姓,是他最常喊的字眼,是他最愛的人的姓氏……只是,來不及了……

 

  「我的……褚……?我剛剛說了『我的褚』?」一直到褚冥漾不在自己身邊了,颯彌亞才發現原來自己真正愛的是他,而不是夏碎。只是,這又有什麼意義呢?他已經不在了。

 

  「對不起……你回來……褚……回來──!!!」颯彌亞終究忍不住大叫,淚落下;他不是聖人,也不是沒血沒淚的人,失去摯愛,他也會哭、也會傷心!

 

 

 

  如果褚冥漾此生注定與他颯彌亞無緣,那麼他願意等,用他的精靈血統作弊,他要等到褚冥漾轉世再度回到自己身邊。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這輩子恐怕也等不到褚冥漾轉世了。

 

 

 

 

  守世界的某處,一個用結界小心翼翼保護著的小屋,一名紅袍正在和一個被認定已經死亡的人談話。

 

 

  「……學長他……真的這麼說嗎?」被認定死亡的人這麼說。

 

  「千真萬確。」紅袍點頭。

 

  「謝謝你,千冬歲,我知道了。」

 

  「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呢?」

 

  「我還不知道……你覺得我該怎麼做呢?」被認定已經死亡的人抬頭,一臉不知所措。他完全沒料到這件事情的效應有這麼巨大。

 

  「這我不能幫你做決定,你得自己想才行。」

 

  「反正不管怎麼做都行,你還是快回去吧!冰炎都快瘋了。」一名戴著面具的紫袍走了進來,話語中滿滿的笑意。

 

  「哥,任務已經結束了嗎?」千冬歲迫不及待抬頭看向紫袍。

 

  「是啊,」紫袍摘下面具,那是一張與千冬歲相似度非常高的臉。「你們真該看看行尸走肉般的冰炎,還有他把氣出在那些可憐的……上頭時的樣子。」夏碎的語氣依然是充滿了笑意。

 

 

 

  看你這麼開心是很好啦夏碎學長,但是你那個自動消音是怎麼回事啦!還有你和千冬歲可不可以不要一見面就亂放閃光?我搬來這裡時並沒有把墨鏡給帶來啊!請看在我帶有情傷的份上饒了我好嗎?

 

 

 

 

  白天執行任務時,颯彌亞情緒異常暴躁,又常常走神,甚至差點搞砸了任務。

 

  身為他的搭檔,夏碎當然也知道是什麼原因使然,但是他就是不想點破。事實上他甚至覺得看著颯彌亞失常事件很有趣的事情。畢竟這景象挺稀有的,不是嗎?

 

  況且,他現在雖然已經不生氣了,但是也還沒完全原諒颯彌亞。

 

 

 

 

  夜裡,颯彌亞睡得並不安穩。腦子裡一片混亂,無法停止思緒。

 

  躺在床上翻來覆去輾轉反側的颯彌亞到最後索性爬起來不想睡了。他很累很累,彷彿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向他抗議該休息了,但是睡不著他也沒輒。

 

  他走到沙發上,打算坐下來看書看到天明,卻發現他的沙發上已經坐了一個人,而且顯然已經坐在這裡好一陣子,就好像知道他會過來而坐在這裡等他。

 

 

  「你看你的狀況有多糟糕,連我偷偷溜進來了都不知道。」那人輕聲開口說道。

 

  這熟到不能再熟的聲音,颯彌亞是絕對不可能會聽錯的。但,這不可能啊!他不是應該已經……?

 

  「褚……」颯彌亞顫抖著聲音喚了眼前的人。

 

 

  想說的話有好多好多,他不曉得應該先說的是「對不起」、「你怎麼會在這」還是「這是幻覺嗎」。

 

  「學長……」褚冥漾看著颯彌亞憔悴的樣子,好心疼。

 

  但是他又何嘗不是受到傷害的一方?

 

 

  「我好愛你,好愛好愛你……」結果脫口而出的是這句早該說出來的話。「在得知了你的死訊之後,我才發現自己對你用情竟有這麼深……對不起……我該早點察覺自己的心意的……」颯彌亞在沙發前跪下,似是無意識的動作又似帶有懇求意味。

 

  褚冥漾聽了,眼淚不禁落下,沿著臉頰畫出兩道弧線。

 

  「學長……」

 

 

  颯彌亞接著說的話像是接續剛剛的話,又像是自言自語:「我真是蠢,居然到現在才發現自己有多麼愛你……連在你死後都還覺得自己好像看見了你、聽見了你,甚至是和你對話……如果這是夢還是幻覺,可不可以讓我就這樣,不要醒過來了……?」

 

  褚冥漾再也忍不住,他激動的上前抱住颯彌亞,在他耳邊說:「不,學長,這不是幻覺,也不是夢!是真的我,我沒有死,我就在你面前,好好的!」

 

  「褚?真的是你嗎?你沒死?」颯彌亞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人,眼中除了不敢相信還帶了點喜悅,雙手情不自禁的捧著褚冥漾的臉,替他抹去方才落下的淚水。

 

  「是真的,我沒死。」褚冥漾點點頭。

 

  「那之前那個你已經死了還被火化的消息……」

 

  「對不起,不過我改天再跟你解釋,好嗎?」

 

 

 

  只要人還在就好,詐死的事情颯彌亞暫時不想追問了。

 

  不過事情真相大白後,颯彌亞難得不想繼續和愛人計較,怕同樣的情況再度上演。

 

 

 

 

  被颯彌亞傷得很深的褚冥漾決定把自己關在結界裡好好沉澱心緒,因此外界的動靜全都仰賴千冬歲和他的使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