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96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婚禮風波




 婚禮。

 

 

颯彌亞跟褚冥漾的婚禮,很盛大,但是新娘好像因為害怕所以不見人影了

 

 

 

 

「不行,沒辦法,我試了好幾次,但是都找不到漾漾。使役追蹤不到他。」千冬歲攤手表示無能為力。

 

「褚、冥、漾!」颯彌亞咬著牙喊著戀人的名子,本來就不是很好看的臉色現在更陰暗。

 

「別生氣了,我想漾漾這麼做應該有他自己的理由。」颯彌亞的搭檔夏碎拍了拍的他肩膀,試圖安撫他焦躁的情緒。

 

「有什麼理由可以讓他逃婚!」颯彌亞已經氣到聽不下任何勸阻。

 

「會不會是……害怕呢?」喵喵小心翼翼的問。

 

「唉呀唉呀,如果是這樣那可就糟糕了,我們無殿的媳婦就這麼沒了……小冰炎你也真是的,平常就教你要好好對待漾漾你不聽,現在人家害怕得不敢嫁進來,要怎麼辦?」扇董事甫出現,便說了這麼令人無言的話。

 

「你閉嘴!褚冥漾給我記住!害怕?會怕那就不要結了!」

 

颯彌亞憤怒地拋下眾人而走,既然褚冥漾害怕那麼他不會勉強他!

 

「唉……我去勸勸他,你們快去找漾漾吧!」了解搭檔火爆個性的夏碎無奈的說。

 

 

 

而現在的褚冥漾躲在陰暗的角落,腦裡滿滿的都是冰牙焰谷的使者所說的:「不配!」

 

「學長是兩族的繼承人,能力那麼強,又長得這麼好看,不管怎麼想,我都配不上他,我配不上他……」褚冥漾喃喃自語著,淚幾乎都快流乾了,憔悴得令人心疼。

 

「配不上……我真的配不上……就算學長說不要管其他人怎麼說,可是、可是!」褚冥漾的情緒幾乎崩潰,以致於讓他沒有注意他出現在自己背後的颯彌亞。

 

颯彌亞心疼的從背後抱住褚冥漾,緊緊地。

 

「傻瓜,為什麼要獨自承受這一切?」滿滿的不捨和憐惜自話語中滿溢而出。

 

「學、學長?!不可以、不可以,到底是在什麼時候?」

 

褚冥漾慌張地想要逃離颯彌亞,那是警告:「倘若你再接近少主,兩族就會將少主從族裡除去。」

 

不可以,學長已經沒有父母了,不可以讓他連最後的家都失去!

 

「褚,你還不懂嗎?有你的地方才讓我有家的感覺,是你讓我感受到家的溫暖;沒有你,就算頂著兩族少主的頭銜也沒有意義!」颯彌亞霸道的收緊手臂,不想讓褚冥漾離開。

 

「可是、可是……是學長你的族阿……」褚冥漾還傻傻地不肯相信,這讓颯彌亞不知道該說什麼。

 

那可愛又天真為人著想的褚阿……請你留在我身邊!「褚,不能走。」

 

「學長……」

 

「我親自去和他們交涉,讓他們接受你當我的伴侶!」颯彌亞堅決的說。

 

眼看褚冥漾還想說些什麼、也或許是要反駁,颯彌亞乾脆一不作二不休把人攔腰抱起,「現在就去!」

 

「學、學長!」

 

「嗯?」

 

「要是他們不肯接受怎麼辦?」

 

「不用擔心,我自然有辦法對付他們。」

 

颯彌亞拿起電話連續打了好幾通像是在聯絡很多人一樣,然後一轉眼他們就到了冰牙族。

 

 

 

 

冰牙族人看到自己少主回來了相當高興,紛紛站出來盛大歡迎,但是當他們看見跟在颯彌亞身後的褚冥漾時,卻對他投以鄙視和不屑的眼神。

 

嗯……所以我就說我不該來呀……褚冥漾當場想要走,手卻被颯彌亞緊緊抓住,「把你們的眼神收起來,再看就等著我把你們的眼睛挖出來!」

 

冰牙族人雖然對褚冥漾不滿,但是他們還是服從少主的命令的,因此大家的眼神從不屑和鄙視轉為無視。

 

要大家一開始就接受的確是太困難了點,所以颯彌亞也不打算計較了。

 

「走了,褚。」颯彌亞拉著戀人就往王所在的方向去。

 

 

 

他們前腳才走,無殿三董後腳就到了。

 

「咦?這裡沒什麼變嘛!好懷念喔!這讓我想起了當初把那個小傢伙帶回去養的情景呢!」扇董事開心的說。

 

她知道接下來有場好戲可看,也知道颯彌亞一旦認真起來,不達目的絕不罷休。

 

「夠了,扇。」傘出聲制止,方才接到電話的時候他們還不敢相信那個徒弟會來請自己幫忙,還是在鏡的命令下,他跟扇才出發。

 

「好嘛好嘛!」像個小孩似的嘟起嘴巴,扇這才收起逗弄冰牙族人的念頭,跟著鏡和傘往前走。

 

他們都沒有忘了等會兒要怎麼幫褚冥漾的身分說話。

 

 

 

「王,你們是什麼意思?」颯彌亞質問著,而王沒有多說話,而是一直盯著褚冥漾看。

 

褚冥漾被王看得很不自在,下意識地往颯彌亞背後躲。

 

「躲什麼?出來!」颯彌亞就是要戀人與自己並肩站著,不要有多餘的自卑;不要有多餘的想法,只要他願意跟自己一起,什麼東西比不上這個的價值了。

 

「對啊,可愛的小漾漾就別躲了,勇敢的站出來吧!」剛進門的扇董事恰好看見的這幕情景,連忙上前去把漾漾推到和颯彌亞並肩的位置,自己再回去站在離小倆口後方幾步遠的傘和鏡旁邊。

 

「扇董事……?還有傘董事跟鏡董事?為、為什麼會在這裡?」褚冥漾傻傻望著三位董事所在的地方,然後是王的開口:「無殿三主,今日遠道而來,有事嗎?」

 

聽見王點名,無殿三主帶著一股凜然的氣勢走上前去。在經過褚冥漾身邊時,扇小小聲但不減俏皮的對他說:「當然是來幫你們站、台、囉!」

 

站、站台?!褚冥漾睜大眼睛望著扇,後者沒有再轉頭對他說話,而是向王開口:「我們想提親。」

 

「哦?提親?請問三位是看上了我冰牙族的哪位幸運姑娘呢?」

 

「少來了,你明知道我們是什麼意思!」

 

「我們要提的親是跟颯彌亞那小子有關的。」

 

「無殿三主,我是不可能同意亞跟妖師在一起的!」

 

「不同意也無所謂,反正我也是個成年人了,可以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大不了就與冰牙族從此脫離關係,少主我也不當了,繼承人就請另覓人選吧!」

 

「亞!這是你的族、你的族人,你就甘願為了區區的妖師拋棄!」

 

「他不只是區區的妖師,他是找回我靈魂的人!這你們沒話說吧!」

 

「亞,你的靈魂也是因為他失去的!」

 

「為了他,我心甘情願。」

 

「什麼叫做心甘情願!你到底知不知道當初亞那是因為誰死的!就是因為妖師──那個卑劣的種族!」

 

「褚冥漾一點都不卑劣,妖師不是個卑劣的種族。顯然我們沒有共識,那麼,再會了。」颯彌亞冷冷的拋下這句話後,就拉著褚冥漾離開。

 

「我再也不會插手兩族的事情,從今爾後,冰牙焰谷與我無干!」颯彌亞最後留下的話在空氣中飄散,留下愣住的王跟無殿三主。

 

「唉呀唉呀,小冰炎被氣跑了耶……我說你啊,要不要再考慮看看呢?如果改變想法的話,隨時歡迎聯絡喔!」扇悠悠的說,語氣輕鬆的彷彿一切都事不關己。

 

「那我們也告辭了。」傘微微頷首,無殿三主也跟著離開了。

 

「對了,褚冥漾已經決定被收為無殿三主的兒子囉……」鏡在離去前留下這麼一句話,像是不經意提起又像是在警告一樣──敢動褚冥漾者等於惹上無殿!

 

「這……你們……!」王為之氣結,卻也無法多說什麼。

 

 

畢竟沒有人知道膽敢招惹無殿下場會有多悽慘。

 

 

 

 

另外一邊的褚冥漾跟颯彌亞重新回到結婚會場,「學長……?」

 

「不要露出那種表情!」

 

「來這裡要作什麼?」

 

「結婚!」

 

「結、結婚?」才剛跟兩族斷絕關係就跑來結婚,這樣好嗎?這也太大起大落了吧!

 

「誰管那些跟我沒有關係的人啊!而且,今天本來就是我們結婚的日子!」颯彌亞說完之後還不滿的扯了褚冥漾的臉頰一下。

 

「嗚!好痛!學長你幹嘛啦!」

 

「誰教你沒事淨給我找麻煩!」

 

「學長……害你跟兩族斷絕關係,真的很對不起,就算你現在悔婚,我也不會有怨言的!」

 

曾經有過的美好是不會消失的,只要曾經擁有過,他就很滿足了!

 

「我是不會悔婚的!我不只要讓你曾經擁有我,還要讓你在未來的每一個日子都有我的存在。」

 

「這、這……」討厭拉!學長每次說這種話的時候都臉不紅氣不喘的,不知道他聽得很害羞嗎?

 

「褚,想不想來點更令人害羞的事情?」

 

「才、才不要!」開玩笑,為什麼他每次這樣想學長都會這樣回啦!

 

「因為我是黑袍。」颯彌亞說完後在褚冥漾的嘴唇上輕輕啄了一下。

 

「等、等等……」只不過是個吻,褚冥漾的臉變紅得跟番茄一樣紅。

 

「褚,你真的好可愛!」颯彌亞笑著說。

 

「什麼拉……!」略為不滿的推著颯彌亞,褚冥漾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嘟起嘴。

 

「兩位,我們孤家寡人的看著你們放閃光實在很痛苦耶……」

 

「喂!你們是什麼時候來的啊!都不出聲的!」褚冥漾滿臉通紅,急忙與颯彌亞拉開距離,而颯彌亞也調侃夠了,便由著他了。

 

「漾漾,我們一直都在阿……」喵喵防閃光的裝備相當齊全,那副墨鏡幾乎占了她的臉二分之一。

 

「沒禮貌!還有你那個墨鏡是怎樣啦!」

 

「漾漾,這不能怪我們啊,畢竟你們放出來的閃光無人能敵啊!」千冬歲推了推眼鏡這麼說,只不過眼鏡已經換成了墨鏡,而且還跟邊摟著他的腰邊微笑的夏碎是同款的。

 

「喂你這個也常常在放閃光的沒資格說我啦!」

 

「比起你跟學長,我跟夏碎哥根本只能算是小菜一碟。」

 

「騙人!如果你跟夏碎學長是小菜的話,那然不用言靈之力,只要跟辛西亞就可以用閃光毀滅世界了!」

 

「漾漾,我跟然沒有那麼嚴重吧……反而是你跟冰炎殿下比我們閃吧!」辛西亞微微反駁。

 

「才沒有!白川主跟黑山君明明就更亮!」

 

「漾漾小朋友,那種偶爾看到一次還沒有什麼影響力,但是你跟冰炎是三分鐘一小閃五分鐘閃瞎人……」輔長聳肩回道,而褚冥漾好像沒有什麼可以再反駁的,整個人氣到身子微微顫抖。

 

「喔?那麼你們現在一群人裡面有幾對情侶在閃啊?這總比我跟褚亮了吧?」颯彌亞回道,順手摸了褚冥漾的頭,稍微安撫一下戀人的情緒。

 

「好了好了,大家別再爭了,別忘了今天是什麼大日子,讓我們進行今天未完成的事情吧!」突然出現的扇高聲大喊同時拍了拍手引起眾人的注意。

 

「沒錯!都只忙著跟漾漾爭,差點忘了這回事!」喵喵跟莉莉亞一人一邊把褚冥漾架住往更衣室拖去。

 

「喂喂!你們要幹什麼啊──」褚冥漾的吶喊被完全無視,就這麼被拖走了。

 

「這是?」颯彌亞的眼神投向夏碎,後者微微一笑沒有多說。

 

「就當作是我們給你和漾漾的結婚禮物吧,冰炎學長。」千冬歲微笑著說。

 

「什、」颯彌亞還沒來得及問,就被褚冥漾的驚叫聲打斷:「為什麼要脫我衣服啊!!!!!!!」

 

「褚!」颯彌亞急忙想衝過去了解發生了什麼事情,卻被夏碎抓住了手臂。

 

「想看到精采畫面的話,勸你還是耐心等待吧!沒事的。」夏碎依舊微笑著。「我拿我的袍級資格發誓。」夏碎再補上一句。

 

「學長救人啦!!!」

 

雖然夏碎那樣說了,但是聽到褚冥漾的慘叫,颯彌亞還是很想知道怎麼一回事,直到扇跑來他面前。

 

「小傢伙你今天可是新郎欸!怎麼可以在這裡閒晃呢?還不快點來做準備!」

 

於是颯彌亞就這麼被扇給拖著走了。

 

難得他沒有反抗,大概是因為心情太好了吧。

 

「這兩個喔……」夏碎望著颯彌亞被拖走的方向,也跟了上去。

 

「啊啊,你們兩個來得剛好,快過來幫我的忙吧!」

 

扇董事看見夏碎和千冬歲也跟了上來,便把他們兩個拉到一旁說了些悄悄話,兩人聽了扇董事的話之後,瞪大了眼睛,隨後便很乾脆的點頭,臉上還掛著稍嫌詭異的微笑。

 

而颯彌亞打了個冷顫,心裡隱隱約約有著不好的預感,但這些東西卻在他看到褚冥漾之後全部消失。

 

 

褚冥漾身穿一件銀白色的削肩晚禮服,和颯彌亞的髮色相當的搭;頭上頂著波浪大捲的及腰假髮,走路時輕微擺動,增添了不少風采;披肩是半透明的鐵灰色,纖細的肩膀若隱若現。

 

尤其他現在淚眼迷濛的樣子,更是讓颯彌亞徹底傻眼。

 

「學長、學長?」褚冥漾慢慢走到颯彌亞身邊,但是後者沒有反應。

 

「學長……是不是我穿這樣不好看,所以你不高興了?」褚冥漾怯怯的問。

 

「沒有、你穿這樣,很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