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6518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特傳、冰漾】糟糕物




  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啦……還有我到底還要拍多少張才能回家啦──!

 

 

  「褚!你要自己出來還是我自己進去找你?」

 

 

  咿呀呀呀───!!誰可以告訴他為什麼學長會來拉!

  褚冥漾目前一句話都不敢講。

 

 

  「我數到三,你再不出來我就自己進去找了!一、二──」

 

  「學長我可不可以不要出去然後你進來好不好但是不要生氣拉──」

  開玩笑,他現在穿這漾出去不就面子丟大了!

 

 

  「好啊,既然你自己都這麼說了。」

 

  颯彌亞走進去,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被迫穿上女僕裝的褚冥漾,差點沒笑倒在地。

 

  「用看的就知道學長你想笑了啦!!」褚冥漾眼角帶淚,指控颯彌亞,又不是他故意想這樣穿的!

  「不然你說說,為什麼你會穿成這個樣子?」

 

  颯彌亞步步逼近,褚冥漾不知不覺就被逼到了牆角。

 

  「就、就是扇董事她逼我的。」哇阿,學長你不要再過來啦!

 

  「哦?那個老妖怪?難得她會做出這麼正確的事。」颯彌亞笑了笑,把褚冥漾打橫抱起。

 

  「到底哪裡正確了!」

 

  褚冥漾嘟著嘴用拳頭打著颯彌亞的肩。

 

  「很正確啊,因為穿成這樣會讓你看起來秀色可餐,你不覺得嗎?」

 

  「才沒有!要是這樣說的話,那學長你穿起來才更好看吧!」

 

  「所以呢?你覺得你有本事讓我穿上這種衣服嗎?」

 

  「怎麼可能有!」打死我也不會說出其實我有夢過學長你穿超級貴族蓬蓬裙的事情!

 

  颯彌亞漂亮的紅眼睛瞇了起來,「你說你夢過了什麼?」

 

  「我什麼都沒有夢過阿。」該死,我都沒有想到學長有竊聽器!

 

  「去你的竊聽器!要不是你現在被我抱著,信不信我一腳把你踹到外太空?」

 

  「學長你捨得喔?」

 

  「我當然……喂!不要隨便套我話!」

 

  颯彌亞把頭轉向另一邊,但是即使只有一瞬間,褚冥漾還是看到了颯彌亞臉上那抹足以讓他露了餡的紅暈。

 

  「我明明就沒有套話,是學長你自己自爆。」

 

  「居然敢說我自爆?褚,你最近膽子好像大了點哦?」

 

  「明明就是事實學長你不要死不承認好不好。」

 

  「是,我承認,所以我會替你請假,好好疼愛你三天。」

 

  「拜託你不要──扇董事還沒有說我可以走我不想被詛咒!!而且她說我還有十幾套衣服還沒拍。」

 

  「拍?你是說那個老妖怪要你穿成這樣拍照,而且沒經過她同意就走還會被詛咒?」紅寶石般的雙眼再度瞇起來。

 

  「嗯、他說要把照片送給、給……」

 

  「給……?」

 

  「給、學長你。」

 

  「……為什麼要給我你穿女裝的照片?」

 

  「我怎麼會是知道啊!!」早知道自己就不要相信扇董事說什麼學長看到會高興的鬼話!

 

  「所以你是因為你覺得我看到了會高興才會答應要拍的?」

 

  「阿、嗯。」

 

  「我是很高興。不過你不覺得與其拿那些看得到吃不到的照片,不如給我一個活生生摸得到抱得到的穿女裝褚冥漾我會更高興嗎?」

 

  「啥啥啥?」

 

  「還裝傻?你明知道我的意思,不是嗎?」

 

  「不不,學長我一點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阿!!!!!」

 

  「不知道?那要不要我親自示範一遍讓你明白?」

 

  「拜託學長不要我的出席率已經在及格邊緣了啦我不想要重修!!!!」

 

  「沒關係,你不會重修的,因為我是黑袍。」

 

  「但是我什麼袍都沒有啊!」

 

  「有我在就夠了。」

 

  「可、可是……」

 

  「你不相信我嗎?」

 

  「沒有、可是!」

 

  「可是什麼?」

 

  「我不想要學長又為了我去忙東忙西的、我自己可以做到的,我可以自己去做阿……」

 

  「那好,我以後就不用幫你請假了。」

 

  「耶?!可是、明明就是學長你害我不能上課的耶……」

 

  「你不是不想我為你忙東忙西的?那就隔天乖乖下床去上課吧!」

 

  「哪有這樣的……」吸吸鼻子,用力把眼睛眨呀眨,不讓眼淚落下。

 

  「……好了,別哭了,你這樣的表情會讓我很想在這裡就要了你,但是我不想這麼做。」

  颯彌亞在褚冥漾額上輕輕印下一吻。

 

  「學長……」

 

  「褚……」

 

  「嗯?」

 

  「……算了,沒事。」

 

  「什麼啦!」

 

  「沒什麼。」

 

  「……。」

 

  「……我好喜歡你。」颯彌亞小小聲的說。

 

  「嗯?學長你剛剛說什麼?」

 

  「好話不說第二遍。」

 

  「哪有人這樣的啦!學長你每次都這樣!」

 

  「今天晚上陪我睡,我就告訴你。」颯彌亞壞心的笑了笑。

 

  「嗯……嗯………………好。」

 

  「……我隨便說說的你還真的答應了?平常怎麼沒這麼好說話?」

 

  「因為我很想知道學長你說什麼阿。我不喜歡學長你明明有說什麼卻因為我沒有聽到然後瞞著我的樣子……」

 

  「生氣了?」

 

  「有點……」

 

  「如果是剛剛那句話,我從來就沒隱瞞過你,平常我也說過不只一次了。你想知道嗎?」

 

  「嗯……」

 

  「下不為例,下次再沒聽到我就不管你了。我說:『我喜歡你。』」

 

  「咦────!!我、我、我、我……我也、也、也喜歡,學、學長……」

 

  「我知道,因為我是黑袍,所以我知道。」

 

  「不要每次都拿這個理由唬我……」

 

  「反正我就是知道。」

 

  「哪有人這樣的……都不好好跟我說,老是拿黑袍當藉口。」

 

  「不然你想聽什麼?難道要我說出因為每次你看到我都會臉紅這個事實嗎?」

 

  「那、那也是因為是學長阿……」

 

  「當然是因為是我啊,不然還有誰?」

 

  「對阿……」

 

  「所以你的這輩子我要定了,你不准跟別人,只能跟著我。」

 

  「知、知道啦!還有,學長……」

 

  「嗯?」

 

  「我什麼時候可以把衣服換掉?還有學長你一直抱著我你不累嗎?」

 

  「衣服不是老妖怪要你穿的?至於抱著你嘛……你想不想體驗什麼叫做真正的累?」

 

  「可是扇董事不見了,我不想一直穿著……還有,學長我不想體驗謝謝你!」自己不重嗎?

 

  「是嗎?那還真是可惜。好了,快去換衣服吧!」颯彌亞把褚冥漾放下來。

 

  「咦?我的衣服不見了!!」

 

  「……這個老妖怪到底想幹嘛!」

 

  「我不知道……」

 

  「嘖!那你現在要怎麼辦?乾脆找件像樣點的穿回去算了。」

 

  「學長你覺得這裡有正常的嗎?」不是開高衩開到大腿就是貴族蓬蓬裙……

 

  「難道要我回黑館幫你拿衣服過來換嗎?」

 

  「可以嗎?」

 

  「嘖……乖乖待在這裡等我,不准給我亂跑,我馬上回來。」

 

  「好!」

 

 

 

  結果學長你拿回的那件小禮服是怎漾啦!!!!告訴我那跟這裡的衣服有什麼差別啊!

 

  「我本來是想拿件制服給你的,但是路上遇到了某人,他堅持我一定要拿這回來給你穿。」颯彌亞依舊壞心的笑著。

 

  「到底是誰啦!」

 

  「我答應過他不能說出來。」

 

  「可惡!」

 

  結果我還是要穿女裝啊!!!

 

  「所以你穿是不穿?先告訴你我是真的沒有帶別的衣服回來了。」

 

  「我穿!」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哦?你想報仇?你想拿什麼來治我呢?」

 

  「我什麼都沒有想。」

 

  「那最好,走了。」

 

 

 

 

  最後我還是穿著女裝跟學長慢慢散步回黑館了……

 

 

 

 

  在小禮服事件過後好一陣子,當我被笑得一臉神秘兮兮的扇董事攔下來追問當天穿小禮服散步回黑館後有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時,我想我很確定那個拿小禮服給學長的人是誰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