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5953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七夕賀文──【特傳、冰漾】逆轉、牛郎織女--上



 

《序》

 

天啊!他今年一定是流年不利還是吃太多蛋糕所以上天要處罰我啊?

為什麼我只不過是跌下去水池不小心摸到人家的胸部就要娶「他」?

沒有人說過「要原諒不小心的過錯」嗎?

而且、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傢伙是男生。

對,你沒有聽錯,他是男的!就是那個生物學上簡稱「雄性」然後大家俗稱「帶把」的東西!

然後我也是男的啊!兩個男的怎麼結婚,就連做那檔事情就不能做了,等等、剛剛那邊那個誰,你說還要生小孩,找死嘛!

「褚,你說哪檔事情不能做?」魔王、喔,是我妻子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沒、沒有啊……」我戰戰兢兢地回答,因為已經有雙手纏上我的腰了。

拜託老大,我的腰真的很痠很痠耶……拜託不要把我往那張床丟!

「囉嗦!反正我記得我們很久沒有行床第之事了,不是嗎?」我背後那個人已經開始用手磨蹭我的腰了。

不不不,親愛的,我記得那件事情我們昨晚才做過而已……所以我的腰現在才會痠的要人命!

「褚?」他已經開始咬我的耳朵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趕忙摀住自己的耳朵,但是一切都已經為時已晚。

我已經在被拖往寢宮的路上了……

拜託不要啊──────!

而且這個主軸故事不是牛郎織女一年見一次面嗎?為什麼我們幾乎天天見面啦!

「那種奇怪的規則還是東西對我沒用!」他強硬的說道。

你以為自己是家●教●裡的那個誰啊……?啊!好像叫做雲○恭○對吧?不是啦,我在想什麼!

拜託你不要拿這個很爛的藉口當理由。

「吵死了,看來你還可以想那麼多,是我昨晚不夠努力?」

不、老大,拜託您不要太努力……

 

 





 

01.相遇X婚姻

 

時逢假想的十七世紀,地點是在一個虛幻的王國──亞特蘭提斯,此王國本由天界、人界兩界之稱,交流甚好,但就在兩界王族首領的一場誤會之後,從此斷交。

然而,人界的繁華卻在此之後越來越加興盛,其中更以前朝沒落貴族──白陵一家為龍頭,盛起了魔法!

長子白陵然擅長精神魔法、次女褚冥玥專攻黑魔法、么子褚冥漾則是當代最強防禦術者。

而我們此次就是要敘說──褚冥漾的故事。

 

 

 

 

『呀啊!!!!』正在培育藥草的褚冥漾腦中突然傳來一陣慘叫,他轉頭看向中庭,發現自家寵物──老牛式青正被自己的姊姊揪著耳朵,後者還不停用腳猛踹:「偷看我洗澡?你真的不要命了!敢看!」

雖然褚冥漾身為式青的主人,但是在聽到褚冥玥這樣說之後,他什麼也不想管了。

活該!褚冥漾在心裡說道,『小美人你真的太狠心了竟然不救我!!!!』又是一聲尖叫在自己腦中爆開,褚冥漾額邊出現青筋:「姊,我出去採集藥草,請幫我好好照‧顧式青!」

『不!小美人你不能這麼狠心啊!』對於式青在自己腦中的慘叫,褚冥漾只當作沒聽到,拿起藥草籃就出發到後山了。

只是,他今天是真的太衰還是太幸運……為什麼天界的七仙女會在後山的天然溫泉裡洗澡啊?

褚冥漾一臉漠然看著地上的衣服,連拿都不想拿,雖然他常常被戲稱是中國七夕傳說裡的「牛郎」,但他可沒有那麼卑劣的癖好!

他轉過身繼續採草,但是後方傳來的談話聲卻讓他無法忽視一個事實……七仙女的聲音聽起來真像男的……不對、真的是男的!不過褚冥漾什麼怪事都見過了,就連自家鎮國大將軍都能嫁給林國的二王子了,七仙女是男的這件事情其實也沒什麼。

就在褚冥漾背起滿滿一籃藥草籃的時候,腳竟然踩到旁邊長滿青苔的石頭,整個人倒頭栽跌進溫泉裡,而且好像還跌在某位仙女身上。

那是令人一眼難忘的面容──那雙紅眼因為溫柔裊裊上升的熱煙顯得有些朦朧、那脣微微抿著,再往下看到精緻的鎖骨,那精壯的胸膛……褚冥漾感到臉頰一熱,連忙用手摀住鼻子,卻還是摸到了溫熱的感覺,鼻血流出來了!

「你還要坐在我身上多久!」那位仙女對褚冥漾大喊,同時後者的頭也受到強烈攻擊。

「對、對不起!!」褚冥漾趕緊起身,但是不知道是他的衰運又發作了還是泡在溫泉裡太久了,他再次滑倒……這一倒,褚冥漾只知道自己抓到了某個東西,然後就撞到石頭昏死了。

 

 

褚冥漾是被式青的哭喊吵醒的……而且一醒來他就看到那位被他壓在身下的仙女盯著他看。

「有、有事嗎?」褚冥漾被他盯的很不舒服,好像是被當成獵物盯上的感覺……

『小美人,你有福了!』式青的話更讓褚冥漾感到匪夷所思,『有福?我看我現在是有難吧!』褚冥漾對式青回話,但是後者還是一臉興奮的望著自己,再加上仙女從剛剛都沒有移開的視線,幾滴冷汗從褚冥漾背後留下。

「那、那個,有事嗎?」因為受不了周遭怪異的氣氛,褚冥漾決定先發制人──先問了再說啊!

仙女挑眉:「你得負責。」

耶?負責什麼?褚冥漾的頭上出現了很多問號。

「天界有規定:第一個碰到七仙女的羽衣的人,無論男女老幼,七仙女都必須以身相許。」

「意思就是:你得娶我!

「等一下有沒有搞錯!你是男的我也是男的,我娶你?!」褚冥漾立刻跳起來大喊,這一切的一切根本就是一場意外,然後他要因為意外賠上一生,娶一個男的!

「靠!是你賠上一生還是我啊!你以為我想跟你過度一生嗎?」仙女大吼,然後又順手給褚冥漾一巴,後者捂著頭大叫,腦子還不停罵仙女暴力。

但是他想到一件事情……「等等,你聽得到我在想什麼嗎?」褚冥漾顧不得後腦勺的疼痛,對方剛剛竟然配合他心裡所想的回答,這問題可大了啊!

「你以為我想你在那邊腦殘嗎?要不是因為你拿了我的羽衣,我用得著嫁你?」仙女回吼,同時也覺得自己好像特別容易生氣了……

褚冥漾仔細想想,仙女說得也沒錯,要不是他這樣笨手笨腳的,眼前的人也不用嫁他……

「一句話:你娶不娶?」仙女看起來非常的不耐煩,而褚冥漾抬頭望著仙女的紅眼,意識有些迷濛,「我娶。」

他沒有注意到,在他答應的時候,眼前的仙女像是詭計得逞一般,露出了邪笑──但那笑容在褚冥漾眼裡是天使般美麗的笑容。

「那麼,跟著我說:『我願與冰炎共度一生。』」仙女、喔,是冰炎的聲音輕輕柔柔地引導著褚冥漾,後者不由自主地跟著說:「我願與冰炎共度一生。」然後一絲銀白色的細線勾住褚冥漾與冰炎,一股溫和的感覺瞬間襲上褚冥漾的身體裡,讓他就這麼昏厥。

「褚……再也別想逃……還有,你這隻牛看夠了吧!」冰炎撫著褚冥漾的臉,力道放輕了很多,把褚冥漾抱起,然後再瞪向一旁的式青,後者被瞪地不敢動,只好乖乖跟在冰炎後面回城。

 

 

 

02.過去 X 現在

結果,褚冥漾醒來的第一件事情是尖叫!

因為一張好看的面容就在他眼前放大,而且還是那個之前在水池有一面之緣的仙女。

等等,水池、仙女、摔下去、負責跟……結婚

像是因為有了關鍵字所以回憶系統被啟動似的,褚冥漾的腦海裡將昨天發生過的事情一幕一幕播放著,他越想越困窘,而且也覺得自己很白痴……

他怎麼會去答應一個其名為「仙女」,實際上卻是「男人」的逼婚?不會是鬼迷心竅了吧?

可是,又不覺得有什麼不對的。

在褚冥漾胡思亂想之際,一旁的冰炎早就醒來了、更正,是被吵醒了。

而冰炎一邊聽著褚冥漾的心聲,一邊從腦子裡找出天界的人怎麼稱呼這這種人。

因為充斥在他腦子裡的並不是有邏輯性的思考,而是很多的廢話跟事情經過的想法。

但冰炎沒有發現自己也陷入跟眼前的人一樣的思考模式,這兩個人也就是各自「思考」。

「唔喔喔喔喔──!大美人跟養成型的美人一起放空的樣子真是賞心悅目……」同時,老(ㄙㄜˋ)牛式青在窗窺看著,旁邊還有著一個護弟心切的白陵然。

那傢伙攬著漾漾的腰,而且他們也貼得太近了!殊不知自己已經被一旁的式青貼上「弟控美人」的白陵然,只是一直在心裡想著等會要用什麼祕術對付那個不知好歹的傢伙。

而門外卻有個人再也耐不住性子,踹門而入──「褚冥漾,都已經日上三竿,太陽都快要曬死你了,你還不起來!是想要讓我增加你的訓練課程嗎?」褚冥玥喊完之後,只見床上有個人連忙跳起,立馬衝向衣櫥抓了衣服再奔進廁所。

「還有,你這個昨天不知道為什麼把我弟搞昏的傢伙,你也該起來了!」語畢,只見冰炎從床上慵懶地撐起身子,一頭長髮披在背後,陽光燦爛地灑在那頭銀髮上,就好像他本人在發光一樣,天底下再也沒有東西可以與其匹配!

等到褚冥樣盥洗完畢,眼前所見的情況就是自家姐姐在跟冰炎大眼瞪小眼。

「那個,冰炎……?」他略帶疑惑地喊道,前者一秒放棄大眼瞪小眼的無聊遊戲,轉過頭看著他。

「你要不要換個衣服?」褚冥漾看著冰炎那一身因為睡覺所以佈滿摺皺的衣服,提議道,沒有想到話才說完,冰炎立刻搖頭否決。

「我沒有可以替換的衣服。」冰炎解釋,除了身上這套羽衣之外,他根本沒有帶其他衣服下人界。

畢竟誰會想到他的羽衣會給人碰了!

就在褚冥漾想盡辦法的時候,冰炎一個冷眼掃向窗戶。

「那邊的窗戶,那一人一牛看夠了嗎?」被點名的白陵然保持著一貫的笑容推窗而入,如果他身後那團黑氣不要太重會更好。

見到哥哥從窗戶爬進來,褚冥樣只想大聲耐喊:我的房間有門,然你有必要從窗戶爬進來嘛!

「好了,我就不說廢話了。你,憑什麼要求漾漾娶你?」白陵然的問話直接切入重點,只不過裡頭不滿的語氣似乎比較明顯。

「就憑他是第一個碰了我的羽衣的人。這是天界的規定,我相信人界也稍微有所聽聞。」冰炎微瞇著紅眼,而褚冥玥靠過去跟白陵然低聲討論。

一旁的褚冥漾歪著頭不解地望向冰炎或是自家兄姐,希望有人能給他一個解釋。

他是摸了冰炎的羽衣,而且昨天不知道為了什麼連婚約都定了,他也不覺得冰炎會騙他。

就好像……自己認識冰炎很久了,就連最基本的信任都毫不猶豫的給予。

為什麼?

 

 

「因為我們早就認識了,只是因為太久沒見面,所以你忘了我。」冰炎不知何時來到褚冥漾身邊,只不過此話一出,後者的頭上更是頂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冰炎輕微嘆了口氣,開口說了兩個字:「漾兒。」像是一個人名似的。

漾、漾兒……?這名子似乎有點熟悉,是誰曾經這樣叫過他?

褚冥漾的記憶慢慢的回溯到七、八歲的時候,有個銀髮一搓紅的大哥哥總是這樣叫他,而自己也是「冰葛格」、「亞葛格」的亂喊。

前一個名稱是因為大家都喊那人:「冰炎」,後一個稱呼是因為那人曾經把他不能隨意透露的本名訴自己。

只有他──褚冥漾才知道的本名……

「颯、颯彌亞?」聽見褚冥漾喊出自己的本名,也終於想起自己的身分,冰炎的嘴角微微上揚。

在看見褚冥漾也勾起一樣的笑容的時候,冰炎更是毫不吝嗇地給了一個大微笑。

而那個受到最直接衝擊的人,不外乎是褚冥樣。

他被冰炎的笑容迷得神魂顛倒,他喜歡冰炎這樣對自己笑,卻私心地不想讓其他人看見冰炎的笑顏──他想佔有!

把褚冥漾的心聲聽得一清二楚的冰炎只是揚起更大幅度的笑容:「褚,喜歡我這樣對你?」

「喜歡……好喜歡……」記憶恢復之後,小時候就存在的愛慕之情一下子滿溢出來,褚冥漾把手貼上冰炎的臉,又磨又蹭的。

「那,我讓它屬於你,作為相等條件的:你也要屬於我。好嗎?」冰炎的聲音輕輕柔柔地留近褚冥漾的耳,再來到腦。

褚冥漾只覺得那聲音好好聽,條件也好好,只要能讓眼前的人屬於自己,什麼也都無所謂了。

正當他想一口答應的時候,卻有人先開了口──是褚冥玥。

「你當我們都死了?看我弟弟是傻子就這樣拐人!」褚冥玥不滿的說著,方才在白陵然身後的黑氣也蔓延過來了。

而褚冥漾略為不滿地嘟著嘴,一臉哀怨地盯著自家姊姊,那雙水汪汪的黑眸載滿眼淚,彷彿一眨眼就會有好幾顆晶瑩的珍珠墜地。

「姊──」特意拉長了音叫人,當褚冥玥的弟弟那麼多年可不是混假的,當然知道怎麼做才能使她心軟。

哀兵策略。在冰炎看見褚冥漾的樣子之後,這四個字閃過他的腦裡。

但他沒有想到那麼有用。

「閉嘴!」雖然語氣還是惡狠狠的,但是褚冥玥眼裡的閃爍已經透露出她的動搖。

很好,只剩下然!褚冥漾以旁人看不到的角度偷偷微笑,很快地轉移目標。

說什麼他都要跟冰炎在一起,不管有多少人反對。

小時候的淡淡喜歡早就已經在心底釀成愛,只是自己遺忘了。既然現在冰炎再次出現了,兒自己也想起了所有,那就決不可能讓機會在溜走!

把握你擁有的機會,去追求你想擁有的。」這句話可是自家兄姊傳授的,褚冥漾現在只覺得自己是在學以致用。

不過,就在褚冥漾正要開口,一件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我答應了。」白陵然很爽快地允諾了,這讓兩人鬆了口氣,卻引來褚冥玥的不滿。

「然!」褚冥玥喊道,而前者只是用手制止了她要繼續開口的動作。

因為白陵然接下來要說的話更令人噴飯!

「冰炎,我可以答應你跟漾漾在一起,前提是:你必須『嫁』進白陵家。」聞話,褚冥漾驚訝地說不出話,而冰炎只是挑了眉。

為、為什麼是冰炎要嫁過來?我可不覺得自己有哪方面贏過冰炎了。從小到大都是冰炎在照顧我,琴棋書畫武術文學……等各方面冰炎也比我強,到底為什麼?

像是看出褚冥漾的疑惑,褚冥玥先是冷笑一聲才開口解釋:「因為這故事是『牛郎織女』,就算作者再怎麼想要逆轉它,基本上織女嫁給牛郎的過程也不可能變。」

還有這樣的嘛!褚冥漾頭上三條黑線,作者也威能開太大,還有讓冰炎嫁給自己,他一定會短命!

「你再說就試試看!以為我想嫁?」冰炎狠狠地語氣威脅褚冥漾,後者很快地閉上嘴。

「一句話:你嫁還是不嫁?」白陵然下了最後通牒。

而冰炎並沒有多想什麼就一口答應了,這也讓其餘三人幾乎要跌破眼鏡。

本以為如果是這樣的話冰炎也許會氣到不嫁了……看來我的如意算盤打錯了!白陵然在心裡暗自可惜,但話都說出口了,也不可能收回。

「冰炎──!」褚冥漾聽到冰炎答應的時候雖然呆愣了,但是立刻反應過來撲到後者身上,冰炎被這衝擊力撞退了好幾步。

但褚冥漾只是像隻無尾熊一樣地掛在他身上,傻呼呼地笑著,很開心的樣子。

對於這種情況,冰炎也啞然失笑,他的褚──好可愛!

「冰炎冰炎冰炎冰炎冰炎冰炎……」掛在冰炎身上的褚冥漾狠興奮地一直喊著那人的名子,一遍又一遍,彷彿口不會渴,心不會感到煩厭一樣。

「嗯,我在。」對於褚冥漾這樣的叫法,冰炎沒有生氣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寵溺著他。

那樣子的寵溺、那樣子的疼惜、那樣子的愛戀,就連原本抱持著小小反對的白陵然跟褚冥玥都感受到冰炎的真心。

那是一種已經把對褚冥漾的情意都刻入靈魂的愛,此生此世,對於眼前的人,想必冰炎也會以真心真意對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