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歸順網王,成為樹海居民的分支;因與聿大愛中,ONLY直參;MAGI大好,九月ONLY GO!
  • 648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網王;白赤】Love。

  

人總是得不到最想要的東西。
「事與願違」四個字總是寫來得特別順。
既然事已成定局,放手是最乾脆也最愛你的表達方式。

──「掰掰,赤也君。」

U-17合宿就快要結束的時候,不知道是誰突然提議初中生跟高中生所有人的名單混合在一起,然後抽籤打單打跟雙打。
雖然這個提議一開始聽起來有點荒唐,但是也是最後可以留下的回憶了,以後哪裡還有機會可以跟這麼多喜歡網球的人在一起培訓、在一起度過難關呢?很快地所有人都答應了。
但是抽籤結果卻不是皆大歡喜啊……
最不擅長打雙打的越前龍馬抽到了雙打籤,搭檔還是自己的親戚越前龍牙──這就算了──對手居然還是仁王跟跡部,頓時之間一方笑得開懷另一方則是臉色慘重。
「嗯哼?小毛頭你能打雙打嗎?」、「這次應該不用幻象成手塚都可以輕易獲勝,噗哩。」
「你還差得遠呢,猴子山大王。」、「小不點,上次跟你打網球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啊?」
青學的黃金組合對上冰帝的日吉岳人,才開打不過幾局那兩個同樣使用舞蹈式網球的選手就開始拌嘴,又做了一次換搭擋的蠢事。
「菊丸,再跳得高一點啊?不過我想你跳不起來了吧。」
「你才是吧,跳起來的高度才超過我的身高一點點而已。」
皇帝跟神之子再一次在球場上相遇,只不過這次兩個人都是站在相同的半場裡,對面則是高中生的組合。
「那麼,這次就請多多指教了,真田。」
「嗯,不要鬆懈了,幸村。」
你看著手上的籤,努力辨識上頭寫的對手跟球場:「三號球場,嗯?搭檔是謙也呢,對手是誰……?」一邊走著一邊說著,為了要努力辨識對手那欄寫得到底是誰,你並沒有分神去注意周圍的狀況。
「白石──這裡!」才快要抵達目的地就聽到謙也呼喚你的聲音,甫才抬起頭往聲音的來源一看,卻看到了你目前最不想面對的組合。

立海大附中.柳蓮二跟切原赤也。

並不是認為自己打不過他們,也不是討厭其中一方,只是……你深吸一口氣,讓自己浮躁的情緒冷靜下來,「請多多指教了,柳君。」
「這邊也要請你們多多指教了,白石。」柳禮貌性地伸手,而你也毫不猶豫地回握,兩個人都各自掛著別有深意的笑容。
「立海全國大賽的雙打組合呢!機會難得,就直接開始吧,白石?」謙也興奮的聲音拉回你流連在某個人身上的目光跟思緒,隨口應了聲之後便準備開始比賽。
自以為沒人發現你笑得苦澀,卻又因為他的一句關心打破了這個想法:「白石前輩,你沒事吧?」──那是來自切原赤也的關心。
「啊、沒事,只是因為很快地要跟大家分開了,有點分神。」一記快速發球之後,十五比零,你跟謙也暫時領先。
發現你並沒有要手下留情之後,他們也開始認真了起來,一來一往的互擊中,比數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四個人都享受在這場比賽當中。
當你意識到這也許已經是你們最後一場比賽之後,更是將自己的所有通通投入在裡面。

                                      『Enjoy&Remember.


比賽結束,你跟謙也以七比五險勝他們,你看得出來他臉上的不甘心與夾雜著淚水跟汗水。
你在想、他也許是因為沒有辦法跟前輩一起拿到最後一場雙打比賽的獲勝而感到難過跟懊悔吧。
「赤也,回到立海之後我們很快就會畢業了,你這樣可不行啊……」雖然是這麼說著,但是柳還是將他輕輕摟進懷裡,輕輕柔柔地撫著他的背、安慰著他。
不知道是不是鮮少被同校的前輩這樣子溫柔的對待,他的眼淚與情緒一發不可收拾,連幸村跟真田以及其他立海的校隊成員來了都止不住他的眼淚。
你跟謙也站在球場的另一邊看著眼前的溫馨劇情,「啊啊、也太感動了吧。」身旁的謙也忍不住發出感嘆,而你只是勾起一如往常的笑容然後說了句:「んんーっ、絕頂!」便轉身離開準備去收拾行李。
你怕自己再看下去會忍不住把他從別人的懷抱裡用力扯出,然後攬進自己的懷裡好好安慰他……
──住手吧,他總不會屬於你。一旦再一次意識到那個不想面對的事實,你忍不住將腳步加快,卻忽略了他在後方的呼喊。



壓抑不住的情感到底該怎麼做才會消失啊……?因為已經是三年級準備要畢業了,所以有很多空閒時間;也因為已經交接下一任部長,所以你也開始在為了考試而做準備,只是不管在什麼地方看書都會想起他。
「再這樣下去我乾脆去考……」立海大算了。你話說到一半突然把最後幾個字吞回去,因為千歲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坐在你前面的位置,帶著微笑望著你。「你最近真的很心神不寧,連我坐在你前面都快要十分鐘了你都還沒有發現我呢。」把最後幾頁看完之後,千歲這麼說道,而你卻什麼也無法反駁只是苦笑。
似乎是覺得你不太想談及這件事情,所以千歲並沒有馬上針對你的近況發問,只是等待、等你自己開口。
深呼吸好幾次,你總覺得在這樣扭扭捏捏下去的話,你就已經不再是自己了,大不了就是被千歲笑笑而已,沒什麼……「如果、我只是說如果,你有個很喜歡的人但是卻不知道自己該不該表白的話,你會怎麼做?」
「白石,其實大家都知道你喜歡立海的切原了……」
「哪裡來的大家?!」
聽到千歲的話你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如果那個大家是指參加U-17合宿的大家的話……你還來不及多想就先被千歲接下來的話分了神:「對啊,我們四天的大家而已。要說立海那邊有誰知道的話、就是幸村了吧。」
雖然知道事情並不是自己想得那樣,但是你還是沒有辦法放下心……「幸村知道的話反而更麻煩吧……」那個過於保護自己隊員的隊長才是最難解決的人,真田那關只要幸村同意就好辦了。
「嘛嘛、我是覺得你不用考慮這麼多啊。按照合宿時的情況來看,切原對你應該也有基本的好感在吧。」笑笑著說完這句話,千歲便從座位上站起來拍拍你的肩膀之後離去,留你一個人在原地思考。
因為跟千歲的這一番談話,讓你又再一次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逃避並不是你的作風、躲躲藏藏更不是你的做法,只是該怎麼勇往直前呢?
算了算了,多想無益啊,你打算先約他出來見面、至少看看他面對你的反應是如何的。

『俺に見えてる全てが 俺の世界の全てだ  心震わせて祈る「終わりじゃない」
手機鈴聲突然竄進你的耳裡,拿起手機一瞧卻是不認識的號碼,但是你還是接通了。
「這裡是白石,你好。」
「啊、我是幸村,有件事情有要冒昧麻煩你一下,能否請你在等等到大阪車站接我們的隊員呢?」
接到幸村的電話讓你覺得驚訝,但是幸村的請求讓你覺得更驚訝。
為什麼立海大的隊員會來大阪?最近不是沒有合訓的消息嗎……雖然覺得奇怪但你仍然是答應了。
「對了,如果白石你接到人之後麻煩幫我轉告他一句話好嗎?就跟他如果人不願意收留他的話就把那個人直接綁回立海大。」
「呃、好,再見。」
聽到幸村的話你不禁汗顏了,那個隊員到底是要來大阪做什麼事情,居然要把人綁回立海大……你一邊想著一邊前往車站,莫約等了十幾分鐘之後你才想起來自己根本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啊。
正打算拿起電話回撥給幸村的時候,一個很明顯拿著行李箱、還穿著立海大制服的人朝著你這個方向走來。
他有著一頭微捲的黑髮、眼睛是你最熟悉的琥珀綠,雖然已經幾乎一個月沒見面了,對他的熟悉感卻好像從來沒有消失過一樣。
「赤也君……」忍不住低聲唸出他的名字,你睜大眼睛看著距離你越來越近的他,除了吃驚跟錯愕之外你不知道該用什麼其他的情感來表達自己現在的感覺。
等到他終於在你面前站定也不過才過了短短一分多鐘,但是你卻覺得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沉默在你們之間蔓延,氣氛也開始僵硬了起來。
該說些什麼……「好久不見了,赤也君。怎麼會突然來大阪?」自以為用了最自然的語氣說話,但是只有你自己知道裏頭的緊張有多少。
「……我迷路了。」他的答案讓你著實吃了一驚,眼前的他根本不像是因為迷路所以來到大阪,沉甸甸地行李箱裡面應該放了好幾天份的衣物吧。
只不過這次你來不及反問他些什麼,就被他先聲奪人:「白石前輩,你、你願不願意稍微收留我幾天?」
「收留?怎麼了嗎?」他總是會帶給你很多的驚訝跟驚喜,當然你並不否認聽到他這麼問你的瞬間是有想要立刻答應的,但是這樣不明不白的……還是感覺有點奇怪。
只見他微微低著頭,耳朵有點泛紅,伸出左手輕輕拉著你的衣襬像是在對你撒嬌一樣:「……我、我沒錢回去了,白石前輩你先讓我住幾天……呃、等我打工賺到錢我就回去。」
「好啊,你就到我家來住吧。不過這幾天剛好只有我一個人在家喔。」看著他結結巴巴的樣子,你對他的這句話是真是假也有了一點底,不過人都送上門來了──不帶走怎麼行。
至於幸村剛剛在電話裡的那句話就……當作不知道吧。這麼想著的同時你也主動牽起他的手,感覺到他雖然稍微掙扎了一下子但是很快地就乖順地讓你牽著走。

現在開始應該還不晚、

愛什麼時候開始都不晚。

把握好時間、就不晚。

 

 

 

 

FIN.   安安以下奉上GOOGLE提供的赤也迷路所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